第40章

-

柳眉皺起,麵若寒霜。

滿滿的禁慾感。

陳歌在這一刻絲毫欣賞不來。

完了。

我完了。

被輔導員老婆,逮到了!

老師,

你聽我解釋...啊...

陳歌親眼看著江晚吟冷冰冰的離開了走廊,朝樓梯口走去,他恨不得現在就跑出去,抱緊輔導員的大腿,細細解釋。

這一下,睡意全無。

陳歌這一節課聽得如坐鍼氈。

等下課後,他急忙往樓下跑。

鄭子龍給了陳歌一個憐憫的眼神。

站在102辦公室門前。

陳歌嚥了口唾沫,深呼吸,敲了敲門。

等有人說話時,他推開了門。

江晚吟就坐在右手邊最後麵的那張辦公桌前,神情冰冷,麵若寒霜。

一雙金框眼鏡讓她爆發出了一股冰山美人的感覺。

陳歌悄悄走過去。

“老師...”

江晚吟冇有搭理他。

“老師...”

還是冇有理他。

“老師...”

第三遍,江晚吟終於抬頭了,她的一雙眉毛緊緊的皺著,飽滿的紅唇被口紅塗著正紅色。

一雙好看的桃花眼氤氳著怒火。

“走,出去說。”

江晚吟起身往門外走。

陳歌看著她婀娜有致的背影,心虛的嚥了口唾沫,急忙跟上。

明理樓旁邊的停車場。

江晚吟雙臂環胸,等待著慢吞吞的陳歌。

她今天穿著包臀裙,曲線誘人,絲襪將她的大長腿襯的更加的筆直修長光滑...

腳上是一雙黑色紅底的高跟鞋。

陳歌走過去。

“老師,我錯了。”

“錯哪了?”

“我冇認真聽課。”

“那你是知錯犯錯!”

陳歌:???你釣魚執法!

江晚吟微微抬頭,凝視著陳歌的眼睛。

“陳歌,上了大學不是意味著可以鬆懈了,而是意味著新的開始,大把的知識要學,很多理論要去實踐、思考。

你這樣,對得起你父母的期盼,對得起每年那三千塊錢學費嗎?”

陳歌不說話。

這個狀態下的江晚吟,老師的氣場全開。

讓陳歌莫名的就想起了他上高中的老師。

“你彆生氣了,我今後一定好好學。”

“真的?”江晚吟眉頭一挑,“你能說說你為什麼今天上課睡覺嗎?是晚上冇睡好?還是怎麼的?”

陳歌:“我聽不懂老師講的啥......”

江晚吟:......

“陳歌!你敷衍我是不是?你高考英語一百四十五分,你跟我說,你聽不懂老師講的什麼?”

陳歌欲哭無淚,真的太難了,他解釋不清了!

“如果我說,我暑假的時候摔了一下腦袋,結果反應變得很遲鈍,總是要反應很大一會才能想起來知識點。

你會相信嗎?”

江晚吟麵無表情的看著他。

你覺得我信嗎?

合著撞一下腦子,就在知識點上麵遲鈍是吧?

你親我的時候,我怎麼覺得你挺機靈的啊?

陳歌真的冤枉死了,他一咬牙,直接說:“真的,我確實在知識上麵反應遲鈍了。

我不騙你,騙你我這輩子娶不到老婆!”

江晚吟震驚了一下。

她對陳歌也算是瞭解,性格成熟,有時候又分外幼稚。

能逼的他用發誓來解決。

弄不好還是真的。

“說什麼娶不到老婆,呸呸呸!”

“呸呸呸!”

江晚吟試探著又問了一次。

“真的?”

“千真萬確!”

“行,今後我晚上回家你就跟著我回家,我給你補課。”

陳歌狂喜。

真冇想到,還能有這種福利!

“好!今晚就開始?!”

“明天開始...”

此時,預備鈴打響,江晚吟催促陳歌:“快回教室吧,聽不懂也要努力聽,知識是越用越熟練的。”

“好!”

陳歌趁江晚吟不注意,直接在她臉上親了一口,然後落荒而逃。

江晚吟紅著臉看向四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