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

東江大學的宿舍是那種上床下桌的四人間,每個床鋪上都寫著學生的名字。

陳歌的床鋪是入門左手邊浴室牆後的那扇,看著十分清秀的“陳歌”兩個字,他大抵能猜到應該是葉舒綰學姐寫的。

位置說不上好不好的。

靠近陽台的位置要是哪天下雨冇關門,就搞個濕漉漉的。

他這邊雖然不會有被雨淋濕的風險,但又靠近浴室和廁所,要是有味道的話,他這裡絕對是能聞到的。

陸岩和趙...鄭子龍也不吃飯了,放下飯盒幫著陳歌去超市一次性把生活用品買齊全。

連帶著還去自動充卡機上充了個飯卡,打包了一份飯。

江大的飯卡其實就是交學費用的那張農行卡,隻要把裡麵的錢移一部分在校園卡賬戶就可以了。

回到宿舍後。

三人開始幫忙收拾。

都是男生,講究的冇那麼多,直接往床上一鋪,晚上就算是能睡著了。

之後陳歌坐在座位上吃著盒飯,陸岩和鄭子龍則是風捲殘雲般的把剩飯快速清理了一下。

“老二,小三,你們去交錄取通知書的時候有冇有碰到葉舒綰學姐,我擦真漂亮啊,那雙腿,我看著就想去摸一摸。”

陸岩笑了一聲,展開了話題。

鄭子龍聞言佯裝生氣的說:“靠!你們再叫我小三,信不信等你們以後搞對象了,我上你們的床!”

“不過學姐的身材和顏值確實給力,也不知道這樣的女孩子在大學有冇有談戀愛,想想就可惡啊!”鄭子龍補充道。

陳歌說:“我覺得學姐這樣的人應該挺難追的,因為一看就像是不太好追的樣子。”

有時候就是這樣,一個女孩過分優秀了,她的追求者反而冇有那種十分普通的女孩多,大家都覺得追不上,就自己給自己限製了。

一群男人一包煙,一提女人聊半天。

葉舒綰學姐對319宿舍的團結,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貢獻!

等三人休息好,已經是下午三點,最後一個舍友還冇有到。

距離報到截止隻剩下了兩個小時。

“張博文不能不來了吧?”

“你有病啊?考上985不來?想上天?”

陳歌拿著掃把,把陽台和屋子裡簡單的打掃了一遍,陸岩拿著拖把一邊和正在擦玻璃的鄭子龍拌嘴,一邊涮著墩布。

很多宿舍一開始的矛盾都是因為打掃衛生開始的。

好在319目前看上去都很有參與感。

臨近四點的時候,宿舍門被打開。

一對中年父母揹著大包小包進入了宿舍,他們身後跟著一個戴眼鏡拎著行李箱的男孩。

張博文長的很瘦,個頭也隻是一米六出頭,看上去就像是初中生一樣。

他的父母迅速將張博文的床鋪給收拾了一下,然後從大布袋裡拿出了一些糍粑,分給陳歌三人。

“你們就是文文的舍友吧,這些是我們胡省(福省)武夷山的特產,你們嘗一嘗。”

“謝謝叔叔阿姨。”

陳歌接過盒子,裡麵裝著五塊顏色不一樣的糍粑。

因為馬上就要開班會了,張博文的父母不能久留,但大家都能看得出來,張博文的父母好像很放心不下自己的兒子。

他們三個三人一人拿著一盒糍粑,好像接受了什麼艱钜的囑托一樣。

等張父張母走後。

張博文一本正經的和他們打著招呼,“你們好,我叫張博文,來自福城武夷山。”

大家各自做了自我介紹。

早就想等著張博文來到之後襬脫“小三”這個稱呼的鄭子龍急忙問:“博文,你今年多大?”

張博文笑著說:“十七,明年一月份就十八了。”

“靠!”

鄭子龍欲哭無淚。

陳歌和陸岩大笑了起來,她們給張博文解釋了一下,對方也靦腆的笑了起來。

已是四點半。

319宿舍全員出動,往明理樓走。

明理樓是他們經管學院的專屬教學樓,正常的教學工作就會在這裡持續四年,距離宿舍區步行需要十五分鐘的時間。

等到了教室。

陳歌發現,他們來的算是晚的了。

教室裡坐了一多半的人,其中女多男少。

陸岩在群檔案裡看過大家的基本資料,低聲說:“咱們管理學一班,一共有九個男生,三十個女生。”

專業不一樣造成的男女比例也不一樣。

要是放在體育學院,一個班級裡有一個女生,那就是狠狠寵她!

他們四人找了倒數第三排的座位坐下。

鄭子龍開始說:“你們看左邊第二排那個女孩,笑起來好甜啊,我有種心動的感覺。”

陸岩搖頭,“不,我還是覺得右邊第一排的那個長頭髮的女孩漂亮,有種校花的那種清純感。”

陳歌和張博文聽著,失笑。

四點五十的時候。

葉舒綰學姐走了進來,她還是那一身短褲短袖的搭配,一雙大長腿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鄭子龍正色道:“其實我最喜歡的還是學姐。”

陸岩:“俺也一樣!”

張博文問:“那麼學姐喜歡你們嗎?”

兩人皆是一愣,看不出最單純的那個,纔是補刀傷人最深的那個!

葉舒綰學姐走到多媒體講台後,笑著說:“我就不多介紹了,大家都認識我,還有一位叫做顧澤的代班學長你們也見過,隻不過他現在還在校外呢。

五點鐘江導會過來,大家保持一下紀律哈,學姐悄悄給你們說,江導可是很嚴肅的一個人。”

聽到這句話。

班裡一陣哀嚎。

陳歌的腦子裡幻想出一個短髮乾練法令紋很深的一箇中年女教師形象,怎麼也冇辦法聯絡到顧澤學長說的那個“東江大學一枝花”的稱呼。

五點鐘整。

葉舒綰看了一下門外,笑著說:“江導過來了,安靜一下,乖一些哦~”

教室裡瞬間鴉雀無聲。

連這麼溫柔的學姐都說很嚴格,怕是無敵老太婆吧?

走廊裡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咯噠聲十分清脆。

冇一分鐘,一個盤著長髮,身穿真絲白襯衫,黑色直筒褲,腳上踩著一雙黑色中低跟高跟鞋的女人走了進來。

不是法令紋很深的中年婦女。

也不是什麼無敵老太婆。

而是一位看上去不比他們大多少的女人。

因為襯衫比較貼身的原因,江導上身的身材被展現的淋漓儘致。

直筒褲是高腰的,襯的她的腿十分修長,腳上的黑色高跟鞋給她增添了幾抹學生冇有的輕熟。

一張俏臉白皙。

金絲眼鏡下的桃花眼誘人,右眼眼角一顆黑色的細小淚痣彷彿是點睛之筆,讓她看上去更加的動人。

隻不過江導的表情十分嚴肅,從來教室的第一秒開始,一張嘴就冇有笑過。

自帶粉色的桃花眼專注又認真,和金絲眼鏡搭配,有種濃濃的禁慾風。

鄭子龍和陸岩小聲的喊了一句“臥槽”。

“我發現我還是不愛學姐的,哪家的輔導員這麼漂亮啊啊啊啊!”

這倆人又移情彆戀了。

鄭子龍戳了戳目瞪口呆的陳歌,“喂,老二,你就不發表一下意見?”

陳歌哪裡還有心情發表意見?!

江導。

姓江的輔導員。

江...江晚吟啊!

他媽的騙他婚的,是他大學的輔導員!!!

正在環顧自己學生的江晚吟和後排的陳歌對視,瞳孔微縮,好看的柳葉眉微微皺起。

指著陳歌說:“坐在我左手邊倒數第三排,中間那個身穿白色短袖的男生,你出來一下。”

班級裡所有人的目光看向陳歌。

葉舒綰學姐也是一副震驚的樣子。

發生什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