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

“有道理!”

於是他們一個宿舍都押了自己贏。

女生們在班級群已經開始慷慨激昂了。

【什麼九折不九折的!咱們要為咱們班男生加油!為管理係加油!寧可不要這九折,也要押咱們贏!】

陸岩:......

——《寧可不要》

合著你們那天來看我們訓練是白看了是不是!

陸岩帶著怨念入睡。

週二。

他們冇有早課,課程在十點鐘,大學英語a1。

英語分普通課程和聽力課。

他們這節是普通課程,要在明理樓上。

陳歌是抗拒的。

辦公室內。

江晚吟時不時的就會看看手腕上的女士腕錶。

9:45

還有十五分鐘上課。

昨天她有些忙,冇去看陳歌的學習狀態怎麼樣,今天有時間了,她是一定要過去看看的。

畢竟兩個人的關係不一般。

她又是陳歌的輔導員。

更要負責啊!

可不能因為她,把陳歌的學習落下了!

陳歌還不知道這節課將得到輔導員的光顧。

十點鐘。

陳歌坐在座位上。

英語老師進門之後就冇有說過一句漢語......

他一個看到單詞都要去原主資料庫裡尋找半天的人,怎麼可能跟得上老師的節奏!

於是,他聽著聽著,又睡了過去。

十點十五分。

江晚吟離開辦公室,往明理樓三樓走去。

陳歌他們就在322上課。

她昨天路過一家自行車店的時候,停了下來。

陳歌在學校也冇有一個交通工具。

騎自行車又環保還能鍛鍊身體。

江晚吟準備給陳歌買輛變速車,讓他在校園裡活動用。

黑色的高跟鞋踩在樓梯上,響聲清脆誘人。

江晚吟心想,我要用什麼理由給陳歌送過去呢?

有了!

就說是他好好學習,獎勵給他的!

陳歌的成績她看了,錦城文科第二名,和市狀元隻差了那麼五分。

以陳歌的學習能力,在大學一定是冇問題的。

正好,這輛變速車也能送出去。

完美!

江晚吟傲嬌的笑了一聲。

她作為一個輔導員,真的好負責!

走到三樓。

江晚吟慢慢往322教室走,等到達的時候。

她站在窗戶邊,檢視班級裡的上課情況。

很多學生看到了她,更是嚇的不敢開小差。

江晚吟環視教室內。

陳歌在哪裡呢?

忽的。

江晚吟看到了在倒數第二排,趴著睡覺的陳歌。

臉色一下子冷了下去。

什麼變速車?!

讓陳歌見鬼去吧!

他就是這麼信誓旦旦的保證一定會好好學習的?

江晚吟是真的生氣了。

她不是氣陳歌騙她,而是氣陳歌不爭氣,不好好珍惜大學的時光。

有多少大學生明明很優秀,結果放縱自己,最後成為了那一首《傷仲永》。

金框眼鏡下的桃花眸子爆發著一股殺氣。

兩道彎彎的柳眉皺起。

班級裡的學生嚇了一跳,雖然輔導員凶,但辦事很靠譜,他們還冇見過這樣子的輔導員呢!

鄭子龍隻覺得菊花一緊。

他扭頭看向窗外。

因為江晚吟看的是陳歌,鄭子龍恰好能和江晚吟對視上。

江晚吟指指陳歌。

鄭子龍嚥了口唾沫,拍拍陳歌。

陳歌驚醒。

小聲問:“下課了?”

鄭子龍坐直身體,不敢說話,裝作認真聽講的樣子。

班級裡的很多同學也看向陳歌。

你完了...

陳歌...

你完了...

陳歌不明所以。

好心的鄭子龍用桌下的手戳了戳陳歌的腰,然後指指窗戶。

陳歌扭頭。

教室的窗外走廊上。

站著一個身穿白襯衫戴著金框眼鏡,盤著頭髮的女老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