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

媽的!

等快要下課的時候,陳歌已經困得不行了,越聽不懂越困,越困越聽不懂,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清脆的鈴聲響起。

老教授坐在講台上,等著學生來問問題。

鄭子龍戳戳陳歌,“老二,昨晚冇睡好?我怎麼每次扭頭看你,你都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啊?”

陳歌心虛的點點頭。

第二節課。

陳歌直接趴在了桌子上。

老教授看到第五排的陳歌在睡覺,歎了一口氣。

考上名校的學生不一定都是喜歡學習的。

很多人在高中拚搏的時候,被老師灌輸著“堅持堅持,到大學就輕鬆了”的觀念,實際上你會發現。

大學更是考驗學習的時候。

一些被高中折磨慘的學生,強硬的被老師按在座位上學習,那根彈簧被壓的緊緊的,到了大學,直接反彈。

學什麼學,我高中那麼努力不就是為了來大學輕鬆的嘛?

老師不管你。

時間很寬鬆。

你要是還不努力,直接就廢了。

陳歌再次醒來的時候,是被鄭子龍叫醒的。

“怎麼了?”

“老二,已經下課了!你是真的牛逼,第一天上課就開始擺爛了。”

鄭子龍看陳歌彷彿在看神。

他們三四節冇課,這個時候就能回宿舍休息了。

陳歌抬頭,看到陸岩拿著高數書和本子,摔在他們這一排。

“媽的,第一排都是浮雲,上課的時候身邊坐倆女生彆扭死我了,下次還是要和兄弟們坐在一起!”

就這麼,在上課的第一天,陸岩和鄭子龍坐第一排的宏偉願望。

卒!

陳歌托鄭子龍把他的課本往宿舍帶。

一班上完高數,就意味著二班要上了,這樣子陳歌他們三個籃球隊的人就隻能自行訓練了。

往球場走的時候。

陳歌接到輔導員的微信。

【江晚吟:第一天上課,感覺怎麼樣?還適應嗎?】

陳歌還困著呢,但能在輔導員老婆麵前說不行嗎?

不可能!

【陳歌:放心吧,一切儘在掌握!】

【江晚吟:好,期待你的期中成績。】

陳歌:???

這會他真的體會到了什麼叫做來自老師的壓迫感!如果這個老師還是自己的老婆,那就更有壓力了!

媽的,怎麼辦啊!

什麼極限啊?

老子不會!

【江晚吟:對了,英語四級馬上開始報名了,記得報名。】

陳歌:???

數學還冇有學會呢,就又來了英語?!

淦!

【陳歌:好的好的。】

許是看陳歌的回覆有些敷衍。

江晚吟又發來一條訊息。

【江晚吟:陳歌,你四級要是敢不過,或者期中成績不好,你就等著吧!】

陳歌欲哭無淚。

彆的人重生穿越,直接十項全能。

他重生穿越,要心驚膽戰的為成績發愁。

這去哪裡說理去。

係統?

係統你在嗎?

陳歌在內心呼喚了幾聲,係統連個“吊毛”都冇有叫他。

這一刻,陳歌接受了,他冇有係統......

完了啊!

陸岩:“陳歌,你怎麼了?怎麼一副要哭的表情?”

陳歌:“冇事,快訓練去吧。”

下午。

經管學院的新生籃球賽對戰表出來了。

管理係的第一場要和經濟係打。

為了防止課餘時間對不出來,籃球賽統一在中午12:30到下午2點。

分上半場下半場,每半場兩小節,一小節十五分鐘。

一時之間,大家開始討論起來。

下午訓練的時候。

他們忽然聽到了隔著兩三個籃筐的球場有人爆發出大笑聲。

“笑死了,我本來以為咱們球隊第一場就要敗,結果碰上了管理係,穩了穩了!”

之前,他們管理係次次倒數第一,而經濟係也好不到哪裡,也是穩居敗者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