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

他打開袋子,裡麵放著一黑一白兩件短袖以及一黑一灰兩條寬鬆的短褲。

陳歌將之放在一邊。

然後飛快的將內褲洗好。

換上江晚吟給他洗的那條,暖洋洋的,感覺輔導員的手在揉搓呀!

嘶......

舒服!

又將衣服換上。

等陳歌拿著洗乾淨的內褲出來時,他這一身,衣服是江晚吟買的,鞋是江晚吟買的,就連內褲都是江晚吟洗的。

全身上下,好像隻有襪子冇有江晚吟參與其中。

他臭屁的走到江晚吟身前。

“好看嗎?”

“還可以。”

“對了。”江晚吟問:“你下午是不是還要訓練?”

“是。”

“幾點鐘?”

“三點半去球場集合。”

江晚吟“哦”了一聲,然後說:“那你快去臥室休息會兒吧,等下午兩點五十我叫你,把你送過去。”

“謝謝老師。”

吃完飯之後很容易犯困,陳歌晃晃悠悠的走到次臥。

打開一看。

被子工工整整的。

輔導員疊的。

他扭頭看向在沙發上坐著看書的江晚吟,對方正好伸了一個懶腰,胸前的布料受到擠壓。

形成一個很飽滿的輪廓。

看到陳歌。

江晚吟臉上帶著紅暈,就這麼靜靜的看著他。

眼神如刀。

“哈哈哈...老師,我先去睡了哈,你也早點午休。”

陳歌急忙跑進臥室。

躺下。

腦海中揮之不去的,是剛剛那個豐滿婀娜的畫麵。

下午。

輔導員把他給送到學校之後便又去找導師了。

週末在訓練中度過。

週一。

經管學院新生籃球賽的報名時間截止,等學生會體育部弄出來名單之後,週三便正式開始新生籃球賽了。

319一行人難得七點就起床了。

今天是正式上課第一天。

“我要好好學習!”

“我要每次都搶占第一排!”

這是陸岩和鄭子龍許下的宏願。

陳歌有一說一還挺緊張的。

原主的記憶宛如是一份資料在他的腦海中,記憶他能融合進去,但是相關的知識。

他總要反應一會兒,才能答上來。

上輩子讀完高中就不上了,這一次要直接奔到大學。

緊張。

害怕。

“我要是掛科了,輔導員不會說我吧?”

陳歌想想輔導員穿著白襯衫包臀裙,站在小黑板前麵,手裡拿著教鞭,就有些害怕。

但也有些刺激啊!

四人走到教室。

教室內的人已經差不多都到齊了。

陳歌掃視了一眼,前麵的座位已經基本上被占光了。

鄭子龍對陸岩說:“老大,前排冇位置了,怎麼辦?”

陸岩大義凜然的對鄭子龍說:“這有什麼的,一個宿舍連排坐隻會懈怠!我要坐在第一排的空座位上!”

說完,他走到一個女生的麵前,擠到了中間的位置。

鄭子龍給陸岩豎起一個大拇指。

他們三個則是跑到了第五排坐了下來。

八點鐘要上的是高數。

這是陳歌比較害怕的一門課。

高數老師是一名滿頭銀髮的老教授,看到班級裡這麼早就已經坐滿學生了,他欣慰的點點頭。

點名。

冇有人缺席。

老教授更加的欣慰了。

開始上課。

高數一開始是極限部分,陳歌聽著宛如天書一般,哪怕他接受了原主的記憶,可在社會上摸爬滾打那麼多年。

學習能力早就退化了。

其他人都在專心致誌的聽著,就連鄭子龍也在認真的做筆記。

這是985高校,能考進來的,誰冇幾把刷子,學習能力很強的。

於是老教授講的快了一些。

陳歌:???

合著班級裡隻有我一個學渣是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