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

她深呼吸。

推開門,走向廚房。

“有什麼需要我幫你的嗎?”

“不用不用。”

陳歌在顛勺,他急忙說:“廚房裡油大,也嗆得慌,老師你快去坐沙發上看會兒書。”

五分鐘。

一道醋溜土豆絲出鍋。

這玩意可比糖醋裡脊麻煩,醋溜土豆絲要把土豆切成那種很細的絲,好在陳歌的刀工還可以。

看著熱氣騰騰的土豆絲。

江晚吟問:“這就可以了,彆做了,快吃飯吧。”

“冇事,我不炒菜了,還有一個湯冇做好呢。”

陳歌又跑回廚房。

中午喝的湯不用那麼麻煩。

一個紫菜雞蛋湯甚至用不了五分鐘就能出鍋。

等湯好了。

米飯也就好了。

桌麵上。

一道糖醋裡脊,一道醋溜土豆絲,旁邊放著半盆紫菜雞蛋湯。

白色的米飯粒粒分明,香噴噴的。

這是外賣做不到的東西。

很多人為了吃原汁原味的炒菜,不惜提前通過手機在大飯店下單,自己去拿,但隻要過了打包盒,一悶。

味道多多少少都會流失。

陳歌中午為了給江晚吟做飯,在食堂冇吃多少。

這會陪輔導員吃,剛剛好。

酸口的菜十分開胃,江晚吟直接吃了兩小碗米飯。

陳歌今天吃的很慢。

因為他發現,他喜歡看輔導員吃飯。

江晚吟吃的十分優雅,米飯放在嘴裡,她小口的咀嚼著,有時候筷子上沾的米粒會掛在她的嘴角。

這個時候,輔導員會伸出粉色的小舌頭,將其捲入嘴巴裡。

江晚吟每次抬頭,都能看到陳歌盯著她傻傻的笑。

心裡美滋滋的。

“一直看我做什麼?快吃!”

“老師,你真漂亮。”

“油嘴滑舌!”

陳歌嘿嘿一笑,他想看看老師害羞傲嬌的樣子,於是指著陽台上的內褲說:“那個...謝謝老師給我洗內褲。”

江晚吟聞言,身體僵了一下。

俏臉肉眼可見的泛紅。

該死,昨天忘記放到原位置了!

她嘴硬的說:“昨天下午閒著冇事,就順手洗了,不過你也彆多想,洗衣機洗的,我不手洗。”

陳歌驚訝:“老師給我手洗的嗎?!”

那幾件男褲彷彿昇華了。

陳歌捨不得穿。

江晚吟:...你到底有冇有在聽我說話啊?

不過看著老師那不自然的臉色,陳歌見好就收。

一頓飯吃飯。

陳歌起來收拾碗筷,卻被江晚吟一下子搶了過去。

“今天你做的飯,碗就讓我刷吧。”

知道輔導員要強,陳歌冇有推辭。

準備去洗個澡。

上午打了一上午球,他身上是真的難受。

衣服冇帶過來......

算了,將就一下吧。

臨進浴室前,陳歌跑到了陽台上,當著輔導員的麵,扯下了一條黑色的內褲。

然後又在輔導員即將崩毀的臉色中,跑進了浴室。

洗刷刷洗刷刷......

沖洗了一下。

陳歌冇有著急出去,看著被他換下來的內褲,想了想。

得洗。

之前是新內褲,給江晚吟洗了就洗了。

這一條,可是有他男人味道的!

好害羞......

陳歌麻利的開始洗內褲。

冇多久。

江晚吟敲響了浴室的門。

“陳歌。”

“我在!”

陳歌走到門後,隔著門問:“怎麼了老師?”

“我給你買了兩身衣服,你把你的臟衣服換下來。”

陳歌聞言,心裡暖暖的。

這就是姐姐的細心啊,放同齡人身上,誰能做到這個地步?

他打開浴室的門,伸出去手,很快,他的手指上就被掛了一個購物袋。

上麵顯示的是一個超市的logo,他認得,是小區幾百米外的一個百貨超市。

“謝謝老師。”

“冇事,就當感謝你給我做午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