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

一個口紅印子,大家都知道陳歌那個親戚不是啥普通親戚了。

十分嫉妒的把他驅逐出食堂。

陳歌先乘校車去了東門,然後采買了一些食材,直接打車往東湖佳苑走。

等打開密碼門。

陳歌喊了一聲:“江老師?”

冇人應答。

他往陽台一看。

愣住了。

這不是他買的那幾條內褲嗎?

放下食材,陳歌跑到陽台上,昨天江晚吟比較忙,忘記把內褲給收起來了,這才被陳歌看到。

他摸著內褲的布料,乾嗖嗖的,被陽光一曬,十分的暖和。

上麵留著輔導員家洗衣液薰衣草的味道。

“要不怎麼說年紀大的姐姐會疼人呢?”

陳歌心裡彆提多開心了。

他立刻走進廚房,穿上他的“戰袍”,開始動工。

“我記得...輔導員家裡好像是有電飯煲的吧?”

當初江晚吟買下這棟房子時,她的同學老師送了她不少東西來著,可惜她自己不會做飯。

“找到了!”

陳歌將還封在箱子裡的電飯煲拿出來。

清洗一下,將買來的大米給蒸了上去。

說來也奇怪,明明有量杯,有刻度,但他還是喜歡用手指探探水的深淺。

習慣了......

蒸上米飯。

陳歌拆開市麵上成包裝袋炸好的半成品“裡脊肉”。

起鍋燒油,複炸一遍。

他開始調製糖醋裡脊的料汁。

“生抽、白砂糖、番茄醬、清水、白醋、澱粉......”

攪拌一下。

他將剛剛炸糖醋裡脊的油倒入擦乾的一個陶瓷碗裡麵,然後鍋裡留出一些油,將剛剛調製好的料汁倒入。

等待料汁變得濃稠,一下子把複炸過的裡脊肉倒進去。

翻炒均勻。

出鍋!

“最後,靈魂白芝麻!”

陳歌作為一個美食博主,太知道一盤菜要怎麼看上去又好吃又好看了,現在都講究一個色香味俱全。

尤其是這還是他給輔導員做的第一頓正餐!

撒上白芝麻之後,一盤糖醋裡脊大功告成。

顏色鮮豔,上麵的白芝麻如同點睛之筆,讓這鮮豔的顏色看上去不那麼的單調。

試吃一塊。

酸甜可口,複炸過的裡脊肉外酥裡嫩。

絕!

下飯!

就在這時。

門口響起了有人按動密碼鎖的聲音。

門開了......

兩居室的門被打開。

江晚吟疲憊的走進家門。

她劃拉著手機上的外賣介麵,然後一手將拎著的鞋扔到玄關處,這玩意太臭了,可不能放她車裡了。

下午抽時間給陳歌洗洗吧......

江晚吟覺得她上輩子一定是欠陳歌的。

廚房內的抽油煙機在嗚嗚轉動著,江晚吟警惕起來,她單手握住門把手,看向廚房。

陳歌看著輔導員那副樣子,將剛剛做好的糖醋裡脊端上了茶幾。

“回來了?”

江晚吟愣在原地。

這是她夢寐以求的畫麵。

回到家就有人在等著她一起吃飯,輕聲的和她打招呼。

回來了?

吃了嗎?

這纔是家該有的樣子。

江晚吟的眼眶一下子就紅了,水汽將廚房裡陳歌忙碌的身影襯的模糊。

她揉揉眼睛。

將手機的外賣軟件退出。

今天她不用發愁吃什麼了。

“少做一點,我吃的不多。”

“行嘞!”

陳歌探出半個身子,給江晚吟比劃了一個“ok”。

江晚吟破涕為笑。

害怕自己失態的樣子被陳歌看到,江晚吟急忙回到臥室。

睡裙被她洗了,今天她換上了一條米白色的睡衣。

是那種上身長袖,下身長褲的。

腳上踩著一雙白色的涼拖鞋,十根腳指頭可愛的露在外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