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

他強勢的抱住輔導員的脖子,看著那張鮮豔的紅唇,然後親了上去。

“唔......”

江晚吟悶哼,好看的桃花眸子瞪大,這是第幾次了?

第三次了吧?

前兩次最起碼還有個氣氛在烘托。

陳歌是越來越大膽了啊!

好在這個吻並不能持續多久。

陳歌美滋滋的舔了舔嘴唇,江晚吟帶著眼鏡,冷冷的看著他。

“下車!”

“好嘞!”

陳歌急忙下去。

他害怕他要是再不走,輔導員真的會發威的!

站在原地。

陳歌目送江晚吟以極快的速度離開了西門。

他往回走,猛地想起。

“臥槽...我換下來的鞋子還在老師車上呢,算了,等下次去輔導員家裡再穿吧。”

低頭看向白色的球鞋。

陳歌哼著小曲。

在路上的江晚吟已經將車窗全部都升了起來,空調的冷風覆蓋整個車子,讓她冷靜,也舒適了起來。

誒?

有點怪味。

江晚吟瓊鼻微動。

繼而扭頭看向副駕駛。

副駕駛位的前麵空地,一雙灰色的運動鞋正擺在那裡。

“陳!歌!”

......

往球場走的陳歌猛地打了一個冷顫。

他搖搖頭。

輔導員這次的怨念可真的大呀!

他心裡琢磨著:目前老師和我已經基本默認了關係,可一個好的關係,一定是需要一個儀式來維持的。

就這麼不清不楚的維持下去,什麼時候東窗事發,輔導員勢必會像一隻刺蝟一樣縮起來,將所有的刺對準外界。

那個時候,想要再去修複,彌補,就不太容易了。

看來,得計劃一下,和輔導員表白。

把兩人的關係正式定義為情侶關係了。

現在是九月十八號,距離國慶節冇幾天了,或許是個機會。

要好好規劃一下。

想著,陳歌已經走到了球場。

陸岩打量著陳歌,低頭看到他腳上的鞋子後。

“臥槽!你家親戚實力雄厚啊!小兩千的球鞋隨便送!”

顧澤歎了口氣,陸岩這個直男...真不知道王珊珊為什麼會對這種傢夥有好感。

“陸岩,你就隻能看到鞋嗎?看不到人家陳歌臉頰上的口紅印子?”

“臥槽!”

“老二你個小人!軟飯硬吃!”

江晚吟出門是會塗口紅的,陳歌一路上冇注意,看到的學生自然也不會提醒他。

他就這麼頂著一個唇印走進了球場。

陳歌心裡一驚。

打開前攝像,他左側臉頰上,一個紅色的唇印十分性感。

完了,又想起輔導員的那張小嘴了。

他急忙用短袖的下襬把臉上的口紅印擦掉,白色的短袖上留下了一抹紅。

所有男生都是咬牙看著他。

可惡啊!

他真該死!

這麼攀親戚的是吧?

不過很快,大家的注意力便又回到了訓練中。

新鞋肯定是冇有老鞋舒服的,陳歌儘量減少了起跳,隻是跟著大家在半場上跑。

一上午這麼過去。

學長說要請大家吃飯,慰勞一下。

一堆人圍在明理食堂的麻辣香鍋視窗,他們九個人點了三個鍋。

985高校的財政補貼很足,所以學校內的物價十分便宜。

這三個鍋加上米飯,花了一百塊錢。

就已經能讓九個大小夥子吃飽了。

吃著。

陳歌給輔導員發訊息。

【陳歌:老師,吃飯了嗎?】

【江晚吟:冇有,在忙。】

【陳歌:打算回家吃?】

【江晚吟:嗯。】

他心裡有個底了。

陸岩忽然湊過來,“老二,和親戚聊天呢?”

“是呀!”

陳歌大大方方的承認,“對了,我這邊吃好了,下午幾點訓練呀?”

學長想了想,“三點半吧。”

“行!”

“那我吃好了,三點半球場見,我要去我親戚家一趟,感謝親戚的球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