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

等了半個小時。

學校派來的這趟大巴車就滿員了,這裡麵有學生有家長,十分的喧鬨。

陳歌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

默默的等待著這輛大巴車載著自己駛入即將展開的四年大學生活。

在車上,陳歌在思考這一輩子要做什麼?

原主之前選的是漢語言文學,後麵被調劑到了管理學,因為這個,原主還自閉了一陣子來著。

但終歸冇有複讀一年的勇氣。

這可是東江大學啊,東江省的985高校,複讀一年能不能再考上,還真的難說。

上輩子,陳歌是做美食up主的,本以為在這邊能當個網紅歌手什麼的,結果嘿...文娛產品也和地球是重合的,就今天在動車上。

他還刷到網上有人跳科目三來著......

驚人的相似啊!

“要不...重操舊業?”

2023年,藍星炎夏的新媒體市場也很卷,美食賽道更是卷的不行。

但陳歌怎麼說上輩子都是一個三百萬粉絲的up主,對於美食視頻的理解和流量機製。

他是要比市場上那些新人懂的。

重操舊業也未嘗不可。

“不過這樣的話,我在宿舍就不方便了,但去外麵租一個房子我又租不起。”

想來想去,陳歌想出一個折中的辦法,那就是自己每一個星期出去一次。

他看過了,江城可以做飯的民宿要是不過夜的話,是三百塊錢。

要是隻包中午十一點到下午兩點三個小時的話,是一百五。

這麼一算,他一個月最少就要支出六百塊錢的民宿費用。

他的卡裡,算上父母又給打的兩千塊錢,以及三千塊錢的大學啟動資金,一共五千塊錢。

再算上食材的支出。

陳歌在內心哀嚎...真難啊!

但還是要做的,現在不做,未來會更卷,種一棵樹最好的時候是十年前,其次是現在。

大巴車進入東江大學的東門,開始朝球類館駛去。

車上無論同學還是家長,都開始朝校內看去。

新生來的比其他年級的學生晚三天,這個時候,校園裡穿著裙子、短褲的學姐,無疑成為了最靚麗的風景線。

九月,天氣還冇有冷。

正是大學生看腿的季節啊......

道路兩旁的楊樹鬱鬱蔥蔥,車子一路過了被人工湖包圍在湖心的圖書館,十分炫麗的科技樓,充滿文學氣息的文淵樓。

最後在明理樓旁邊的道路拐彎。

進入了各項活動館區。

車子停下。

陳歌不慌不忙的坐在座位上,等其他人先走。

然後他拉著行李箱走進了球類館。

空曠的球類館盛他們這些新生完全夠用,兩側是穿著紅色馬甲的學長學姐舉著牌子,上麵寫著一個個專業。

陳歌走到經管學院的區域,掃了一眼,從一堆人中,看到了那個穿著齊臀短褲,露臍短袖的靚麗學姐。

對方一雙大長腿白的反光,筆直修長,因為單手舉著牌子的關係,本來就短的短袖被拉高了一些,露出那個狹長的肚臍以及一小節白嫩的柳腰。

學姐臉上化著淡妝,這是高中所冇有的風情。

隔壁專業的同學一個勁的往這邊看。

陳歌忽然就懂了顧澤學長的那一句“你們有福了”。

這不是有福是什麼?光是學姐的腿,我就能玩一萬年!

還有馬甲線!

他從人流中擠過去。

“學弟,是管理一班的嗎?”

“嗯。”

“我是你的代班學姐,葉舒綰,顧澤應該和你說過我吧?”

舒綰學姐好像知道顧澤會說什麼,笑吟吟的看著陳歌。

“學長隻是說我們的學姐很漂亮。”

“隻說了這些?”

葉舒綰不太相信,她笑了一聲,將舉著的牌子放在桌子上,指著表格說:“你快填一下表格,然後把錄取通知書給我。

友情提醒,有很多不要臉的學長學姐在給新生賣東西,很坑的哦~”

“謝謝學姐...”

填好資訊,陳歌打開行李箱,將錄取通知書拿出來。

舒綰學姐檢票似的沿著虛線條紋將“回執”給撕掉,剩下的重新還給陳歌,“好好儲存!很多人畢業了想拿出錄取通知書回憶都找不到了呢。

咱們經管學院的宿舍在球類館更往東的‘知新’宿舍區,你應該是在七號樓三層,前麵有幾個男孩子上午剛來,應該有你的舍友。”

“謝謝學姐了。”

陳歌拉著行李箱,學姐在身後喊道:“記得不要忘記今天下午五點的班會!明理樓113!”

學姐的聲音清脆又好聽。

葉舒綰是一個好學姐......

好到他現在想離婚了,隻是...他老婆在哪裡啊?

媽的,騙婚連個聯絡方式都不留?

遲早去公安局報上失蹤人口。

警察叔叔:你老婆呢?

陳歌:素未謀麵。

拉著行李箱,陳歌一路問過去,終於找到了知新7號樓,宿管阿姨的視窗旁,貼著一大張名單,上麵寫著每個宿舍對應的人名。

他的宿舍在開學前就分好了,是隨著錄取通知書一起過來的,連帶著還有“新生手冊”和“東江大學校園地圖”。

他是在319。

很快,他便看到了第三行自己的人名,這個時候,他們319宿舍裡麵,四個人名之中已經有兩個用紅色記號筆劃上了對勾。

“陸岩,張博文,鄭子龍...”

這是他的三個舍友。

給宿管阿姨看了一下錄取通知書,陳歌在自己的名字上打上了對勾。

來到319的門前,陳歌深吸一口氣,推開了門。

裡麵兩個舍友正坐在書桌前往嘴裡扒拉著米飯。

看到陳歌,兩個人站了起來。

“你好你好,我是陸岩,你叫我岩哥就好,彆客氣彆客氣......”

看的出來,高高黑黑的陸岩是個自來熟。

鄭子龍則是邪魅一笑,“你好,認識一下,趙都鄭子龍!”

“什麼?”

陳歌一愣。

“趙都鄭子龍!”

“什麼子龍?”

“鄭子龍!”

陳歌哭笑不得,趙都鄭子龍,這說的也太像繞口令了吧,聽得快了還以為是鄭都趙子龍呢。

行了,這鄭子龍是個逗比。

“我叫陳歌...”

“陳歌?”陸岩手指撫摸著下巴,搖搖頭,“你有冇有什麼昵稱,你這個名字太沾光了,陳歌陳歌叫的,好像我是你小弟似的。”

於是,他們乾脆報了一下年齡,結果就是,陸岩暫時當了大哥,陳歌二哥,鄭子龍小三。

鄭子龍不開心的幽怨道:“我還是當我的趙都鄭子龍吧...”

陳歌:“小三,你好。”

陸岩:“小三,你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