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

畢竟彈跳力是練出來的,他回到十八歲,身體素質是好了,但彈跳力還真說不準。

陸岩拍拍胸脯,“到時候我給我家珊珊扣個籃,然後直接膝蓋滑地跪在她的麵前,說出那句‘我喜歡你’。”

陳歌想想那個畫麵。

真的有夠費膝蓋的。

不過大學生的球賽能出現扣籃,勢必會引起全場歡呼,這個時候人是上頭的,陸岩以這種姿態和王珊珊表白。

對方說不準還真的會同意。

還不到下午,隻是中午十二點半。

管理係一班和二班的的十九名男生便已經湊出了五個首發,三個替補。

管理一班這邊隻占了三個人,分彆是陳歌、陸岩以及隔壁宿舍的黃林新。

學長髮訊息說要趁這兩天磨合一下。

下午五點,天不那麼熱了,就開始訓練。

經管學院新生籃球賽正式拉開了序幕。

陳歌巴不得早點開始,結果不重要,重要的是輔導員來看他呀!

中午。

陳歌誤判了輔導員的行動軌跡。

江晚吟打開了家中的大門。

本來想在學校吃的,但想到陳歌就在家中,她想了想還是回來了,並且一路上的車速明顯比往常快了一些。

家中有人等和冇人等是不一樣的。

這位孤獨的輔導員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種“歸心似箭”的心情。

大門打開。

她將包掛在玄關。

“陳歌!”

江晚吟叫了一聲,無人回覆。

她看向廚房,裡麵被打掃的很乾淨,但卻冇有陳歌的身影。

心裡有些失望......

江晚吟快步走到次臥,打開,裡麵的被子有些亂,依舊冇有陳歌的身影。

她不知道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

本意上,江晚吟是希望能和陳歌冷靜幾天的,畢竟這兩天他們都太沖動了。

可想到陳歌在家。

她一上午冇休息,趕進度,就是為了回家看看陳歌。

看到陳歌正忙碌在廚房裡,茶幾上擺放著熱氣騰騰的飯菜。

聽到陳歌說一聲“回來了?”

江晚吟繃著一張臉,沉默的走到次臥的床前,將被子給疊整齊。

旋即,她看到了床上放著的男士四角內褲。

眉頭一皺。

上麵的標簽還在。

“不洗洗就直接穿?”

江晚吟拿起內褲,就走進了次衛。

這個擰巴的輔導員,不去吃午飯,搬起盆子和凳子,開始給陳歌洗上了內褲。

次衛的門開著。

可江晚吟總覺得,隻要她不出去,就不會發現陳歌不在家。

下午。

陳歌等人在明理操場集合,顧澤早早的就給他們占了一個籃筐,等他們到的時候。

顧澤學長騷氣的來了一個三步上籃。

籃球在籃筐中打轉,最後落地。

“來了?”

“學長...”

大家和顧澤打著招呼。

顧澤笑著說:“八個人四個人一組,先打幾場吧。”

陸岩和二班的一個男生開始剪刀石頭布挑人。

最後,陸岩、陳歌、黃林新和二班的一個男生分在了一組。

他們打的是半場。

陳歌以前在社會上打球也就是隨機組團,大家幾乎誰也不認識誰,根本冇有什麼位置之分。

有空就補。

陸岩拿著球一馬當先,一手快攻順利的進了全場的第一個球。

顧澤學長眼睛一亮,“可以的這個快攻。”

陸岩嘿嘿一笑。

後麵,你來我往,大家各有進球。

四十多分鐘後。

每個人都是氣喘籲籲的。

顧澤根據表現,把首發也定了下來。

黃新林被弄到了替補,這一下,首發裡麵隻有兩個一班的男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