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

太不應該了!

太不應該了!

江晚吟,你瘋了!

她扯過薄被,直接把上半身給蒙了起來。

一下子置入一個漆黑的環境,江晚吟的腦子開始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剛剛的感覺。

心跳聲越發的明顯。

......

翌日。

江晚吟站在臥室衣帽間的全身鏡前,看著自己鎖骨上的那個草莓印記,苦笑。

這一下,還不知道多少天能消下去呢。

好在她平常在學校都是穿的白襯衫...

不對...

今天是週六啊!

江晚吟開始在臥室裡麵翻箱倒櫃,終於,找到了一件圓領的短袖,她又找了一條牛仔褲。

換上。

這才走出了臥室。

茶幾上,擺放著一碗小米粥,陳歌從廚房裡出來。

這還是他第一次看見江晚吟穿日常的便裝呢,哪怕是軍訓那一天,江晚吟穿的也偏行政。

“醒了?”

陳歌的笑暖暖的。

好像昨晚並冇有發生什麼。

江晚吟點點頭。

“嗯。”

陳歌又坐在了江晚吟的對麵。

一頓簡單的早飯之後,江晚吟說她要去學校一趟,博士學業的一些數據她要請教一下導師。

陳歌有些失望,本以為能和輔導員獨處兩天來著。

“家裡的密碼你都知道,你要是出去的話把門帶上就可以了。”

“好,路上注意安全,對了老師,中午你回來嗎?”

江晚吟搖搖頭。

等輔導員走後,陳歌將家裡收拾了一下,然後也出門了。

現在老師正不自在呢,他在這裡,恐怕隻會起反作用。

檢視了一下線路。

陳歌坐公交車回了學校。

到達宿舍,319還是停屍房,他就乾脆在宿舍門外的陽台上趴著,檢視這個世界的一些美食視頻。

看了一會兒,他覺得炎夏的美食賽道比他前世是要相對於寬鬆一些的。

畢竟現在這個世界為了生育率已經把結婚年齡降到了十八。

人少了,就業崗位就不缺。

同樣的,機會也變得更多了一些,也不會有那麼大的競爭。

前世他接觸到的很多博主都是主業收入太少,這才又乾起副業,後麵副業越掙越多,乾脆就把副業變成了主業。

還有一些博主是被公司裁員,亦或者是一些畢業後找不到工作的大學生。

群裡。

顧澤學長開始問管理一班的男生有誰要參加經管學院新生籃球賽的。

報名時間截止在今天晚上。

因為還要根據人員來定做球衣以及一些簡單的磨合訓練。

群裡有女生開始討論起來。

說打籃球的男生怎麼帥。

說她們一定會去給參加籃球賽的男生加油。

【陸岩:我我我!】

陳歌:???

他回到宿舍,陸岩正側躺著聊天呢。

看到陳歌。

陸岩問:“老二,你去參加新生籃球賽不?”

陳歌搖頭。

他會打籃球,甚至說打的還算可以,但他不想參加。

忽然,他想到了什麼,急忙掏出手機。

【陳歌:老師,我準備參加經管學院的新生籃球賽,到時候,你會來看嗎?】

過了兩分鐘。

【江晚吟:不知道,有時間了會去。】

行了。

陳歌看到這個回覆,就知道江晚吟一定會去的。

“陸岩,我也報名了!”

陸岩:“你不是說不參加嗎?怎麼忽然改變主意了?不過你要是參加了,到時候一定要給我多傳球啊!

我讓你看看,什麼叫扣碎籃板!”

“你還會扣籃呢?”

陳歌咂舌,陸岩這個身高,如果彈跳力還行的話,扣籃倒是不難。

他巔峰的時候也能扣籃,不知道現在行不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