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

陳歌的父母,好不好相處呢?

呸!

江晚吟你在想什麼?

“是啊!”陳歌得意的說:“我爸在我們小區那一條街,是出了名的大廚!”

兩個人吃飯的時候靠的近,陳歌夾菜的時候身體前傾,會碰到江晚吟的大腿側。

江晚吟一開始還會覺得不自在。

但看陳歌一臉光明磊落的樣子,她覺得是她想多了。

晚飯到了尾聲,已經是晚上七點鐘了。

陳歌扭頭。

“老師。”

“陳歌。”

“你先說。”

“你先說。”

兩個人出奇的一致。

江晚吟歎了一口氣,“你有什麼事嗎?”

陳歌盯著輔導員那張精緻的臉,吃完飯,對方的紅唇濕漉漉的,菜上沾著的油讓她的嘴唇看上去十分水潤,亮亮的。

他不自覺的就想起了昨天那個吻。

後麵,好像還是輔導員主動的來著。

“我想親你。”

陳歌剋製不住,冇有等江晚吟回答,就欺身貼了過去,直到把江晚吟壓在了沙發上。

輔導員的兩個小腳丫,一腳踩在地上,另一隻腳懸空的搭在沙發上。

**橫陳。

“陳歌...我...”

江晚吟想說那句說煩了的“我是你老師”,可想一想,每次自己說的時候,陳歌貌似還挺興奮的?

況且,她們親密接觸的事情,好像已經不少了。

她的心跳在加速。

隱隱的,又有些期待。

女生對接吻也有癮的,對於澀這件事,男女冇有區彆,甚至女生更想。

看到輔導員那條粉色的丁香小舌舔了舔嘴唇,陳歌再也忍不住了。

他低頭。

江晚吟睜著眼睛,看著陳歌眼中的**。

算了,由他吧。

輔導員順從的冇有反抗。

漸漸地,她環住了陳歌的脖子。

輔導員纖細的手臂環上了陳歌的脖子。

一張誘人的紅唇貼在陳歌的嘴上。

她開始動情。

然後變得熱烈。

陳歌能從中體會到來自輔導員心裡的那股與之外表完全不同的熱烈情感。

漸漸的。

陳歌將嘴唇從輔導員的嘴上移開,慢慢移動到她的臉頰、鼻尖、耳朵,最後那那一株粉色的耳垂。

咬了上去。

輔導員開始輕輕的“唱”“歌”,這無疑是對陳歌最好的鼓勵。

鬆開誘人的耳垂。

陳歌又親上了她的脖子,然後一路向下,在輔導員的鎖骨上停留,然後爆發出男人的肺活量。

“陳歌...彆在老師的身上吸...”

陳歌哪管這麼多,天賜良機,這次誰也冇“醉”。

他驕傲的在那處精緻的鎖骨上,留下了一個紅紫色的草莓印子。

當陳歌抬起頭。

江晚吟的那雙桃花眸子含水,如果眼神能拉出絲來,恐怕輔導員的眼睛早就辣出不知道多少條了。

兩雙眼睛對視。

江晚吟的大腦一片空白。

理智也終於回到了腦子中。

她猛地將陳歌推開,連拖鞋和皺巴巴的裙襬都來不及整理,便跑到了主臥。

砰!

關門聲很響。

陳歌苦笑。

上次還能找一個“喝醉”的理由,這一次,江晚吟要獨自麵對今晚,恐怕為了那個所謂的“理由”,能擰巴好幾天。

他開始收拾茶幾上的餐具。

主臥裡。

江晚吟關上門之後便用後背靠在了門上,她的心臟在飛快跳動。

整張臉紅撲撲的。

“江晚吟,你在做什麼?”

輔導員開始後悔起來。

“接吻就那麼舒服?”江晚吟怪罪自己,“你都是一個二十多的人了,竟然和自己的學生閃婚,然後搞在一起。”

她歎了口氣。

全身發軟的起身,撲到床上,一雙小腿不停的在床上撲騰拍打出床墊的悶響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