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

江晚吟拎起袋子。

想到裡麵有幾條內褲,就有些不自在。

這內褲的款式、長什麼樣子、顏色,她可是親眼看著陳歌買來的......

到家之後。

陳歌立刻穿上了新買的圍裙,而江晚吟則是回主臥換衣服。

等江晚吟穿著睡裙出來的時候。

陳歌已經泡上了小米。

趁這個空檔,他拿著削皮刀給南瓜脫衣服。

家裡好像又有生氣兒了。

江晚吟的內心劃過暖流,今天她不用糾結外賣到底吃什麼了。

看了一會兒,江晚吟拿起書櫃上的一本散文,盤腿坐在沙發上。

廚房內。

陳歌將南瓜切成丁,然後開始處理花菜,菜處理好了,小米也就泡好了。

熬小米南瓜粥,想要熬的好喝,一定要提前把小米用溫水泡二十分鐘。

陳歌接好水,打開燃氣,等待湯鍋裡麵的水煮沸。

很多人喜歡冷水就下小米,這樣更節省時間,但這樣煮出來的並不好吃。

他又起鍋去焯花菜。

年輕人做飯的小技巧:不會掌握火候,就把難熟的菜給提前焯一下。

——萬物皆可焯!

這段時間,陳歌冇什麼要做的。

他看向客廳。

輔導員安靜的盤坐在沙發上,手裡捧著一本書,暖色調的燈打在她的身上,將她染得格外溫柔。

或許是太久保持一個姿勢,江晚吟難受的哼了一聲,舒展兩條腿,然後側躺在沙發上,一條腿稍微彎曲,放在另一條腿上。

嫩紅的腳底衝著他。

往上,裙襬軟趴趴的蓋在大腿上,但還是有一些縫隙,能進一步的窺探裡麵的風景。

陳歌有些燥熱。

輔導員是不是忘記了廚房還有一個大男人呢?

這姿勢簡直犯規啊!

誰說他家輔導員不懂撩的,這隨便一個姿勢,直接能讓人避開月圓之夜,化身為狼。

“陳歌!”

輔導員急忙把裙襬壓在腿縫裡,一臉慍怒的盯著發呆的陳歌。

“我在!”

“你在看什麼?”

“冇什麼...哦!水沸了,我去做飯!”

陳歌急忙逃進廚房,餘光看向江晚吟。

這個場景,他曾幻想過無數次。

兩口之家,一人做飯,另一人就這麼安靜的做自己的事情,靜謐、溫暖、美好。

他將南瓜丁和小米倒入鍋中,攪拌了一下。

隨後又將處理好的菜花放入炒鍋裡,往裡麵加了一點油。

等菜花焯了一會兒,他盛出,用溫水過了一遍。

另一邊,小米粥再次沸騰起來,陳歌將泡好的紅棗、枸杞放進去,轉小火,接下來就是等待了。

等熬出米油,這個小米粥就是成功的。

三十分鐘後。

陳歌盛好粥,放在了江晚吟那邊,又去廚房端花菜。

江晚吟坐起來,看著忙碌的陳歌,勾起一個溫柔的笑容。

家。

這個字。

不僅僅是一個住的地方,更是一種情感的寄托。

“嚐嚐?”

陳歌坐著板凳,他長得高,坐在板凳上會屈著一雙腿。

“坐我這邊。”

“嗯?”

“你坐板凳不累嗎?”

“好!”

陳歌綻放出燦爛的笑容。

他家輔導員也開始心疼老公了呢!

兩個人捱得很近。

江晚吟拿勺子放在嘴前,吹了吹,然後將之送入口中,眼睛一亮。

好喝的。

她又拿起筷子,夾了一筷子花菜。

鹹淡適中,也不油,清炒花菜保留了花菜本來的那股味道,搭配清淡的小米南瓜粥。

這頓晚餐。

江晚吟吃的格外舒適。

“廚藝不錯。”

“肯定呀!我家就是開小餐館的。”

“叔叔也是廚師?”江晚吟扭頭,這還是她第一次聽陳歌提到家庭,不由的好奇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