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

她盤著頭髮,胸口的尺寸有點大的過頭,陳歌相信這位學姐十分的有愛心。

副社長是一個男生,留著平頭,膚色有些偏黑,看上去一身正氣。

“同學,先做一個自我介紹?”

社長抬頭看著陳歌。

簡單的自我介紹之後,她問出了一個陸岩經曆過的問題:“為什麼選擇來我們愛心社呢?”

問完,她又補充,“我們部門對比其他部門,主要的活動是在校外,所以很多人不願意來。

想做誌願的人更傾向選擇能混誌願者時長的院青誌。

我想知道你的理由。”

陳歌想了想。

說我很有愛心?

說我想做好事?

也行,但是聽著為什麼總是那麼假呢?

於是,陳歌沉吟了兩秒。

“之前在大街上總會看到有職員發傳單,看到有外賣小哥滿頭大汗,我彷彿看到了自己。

我總是覺得,我接過一張傳單,我幫他買一瓶水。

等將來我變成這樣了,是不是也會被人溫柔以待。

在火車站看到年邁的老人拎著行李,我也想幫。

我想的是,今天我幫了你的父母,哪天我父母在外麵遇到了麻煩,你是不是也會幫我的父母。”

一席話。

讓兩位社長沉默了。

社長和副社長對視一眼,點點頭。

“恭喜你陳歌,你通過了我們的麵試,其實我後麵還有很多問題要問你呢,結果你這個利己的答案,讓我覺得,很完美。

一個人從利己的角度去幫助彆人,他一定會儘心儘力的。

是否考慮加入我們愛心社,請在今天晚上十二點前回覆,就發給舒綰就好,我看你和她認識。”

陳歌點點頭。

退出了教室。

葉舒綰剛剛就在教室門口,看到陳歌出來,她笑眯眯的說:“看不出來,學弟還挺有想法的嘛。

你說出了部門裡很多人想要去做這些事情的理由。”

“冇有冇有...”陳歌撓撓腦袋,“那個...社長說讓我今晚十二點前告訴學姐是否去留,我現在就說了吧,我決定留下來。”

“我早就猜到啦!”

葉舒綰學姐的眼睛亮晶晶的。

“你這種不想參加部門的人,一旦決定認真的對待一場麵試,那就肯定是下定決心的。”

“是嘛?”

“是哦~”葉舒綰學姐一笑,“那學弟,今後我們就是一個部門的人啦~”

“嗯。”

陳歌告彆了學姐,往樓下走去。

恰好碰到鄭子龍在樓下等候,看到陳歌,鄭子龍問:“老二,你去哪裡了?我從教室出來就看不到你人了。”

陳歌:“剛剛碰到舒綰學姐了,被她拉著去麵試了一下。”

“什麼!”

鄭子龍瞪大眼睛,“快帶我去!”

結果,十分鐘後。

鄭子龍冇有通過麵試......

他沮喪的說:“第一輪那些部門都是廣撒網,怎麼這個愛心社人這麼少,還這麼難啊...”

陳歌都不想搭理他了。

這傢夥和人家社長說的第一句話就是“請問葉舒綰學姐在哪個部門呀”,意圖也太明顯了。

逛到了下午五點。

一行人準備回去,給張博文發了條訊息,結果這傢夥說他還要再逛逛。

三人無奈。

老四好像一瞬間長大了。

往回走的時候,陳歌特意去看了看江晚吟停在明理樓停車場的車,發現那輛白色的奔馳還停在那裡。

他對陸岩和鄭子龍說:“你們回去吧,今天我可能要去親戚家一趟。”

鄭子龍上下打量著陳歌。

“老二,要愛惜老二啊!你這一天天的,能頂得住嗎?”

“我去你的吧!”

陳歌怒了。

鄭子龍慫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