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

翌日。

陳海軍和許慧蘭將飯店又歇業了半天。

早上他出門的時候,母親許慧蘭正端著一盤餃子從廚房出來,看到陳歌,她笑著說:“昨天晚上頭疼了冇有,你也真是的,第一次和你爸喝酒就喝那麼多。”

陳歌撓撓腦袋,尷尬的笑了笑。

簡單的洗漱了一下,他坐在沙發上,父親陳海軍也從臥室出來了。

上車餃子下車麵。

餃子從來都是代表團圓美好,親人分彆時端上一盤餃子,就是希望你能安安全全平平安安的回來。

無論是哪個世界,國人對於親人的祝福往往都是樸素且內斂的。

吃了這碗餃子。

陳歌便去房間裡收拾行李了,江城作為東江省的省會,就在錦城的隔壁,乘坐動車隻需要半個小時。

他的車是中午十一點的,到了學校剛好吃個午飯。

將充電器什麼的放在書包裡,陳歌又帶了一些換洗的衣服,想了想,他翻開床墊,將那個紅色小本本放在行李箱的夾層裡。

這玩意可不興放在家裡,指不定秋天到了,父母就會搬出去曬。

到時候發現自己養了十八年的豬被一棵俏白菜砸了,還不得氣死?

收拾的差不多之後,已經是早上九點半。

母親許慧蘭不捨的看著陳歌,“小歌,真的不用我和你爸送你去學校嗎?”

“不用。”

被褥都是去學校買的,行李箱就一些衣服還有錄取通知書什麼的,這一趟和前世他揹著蛇皮麻袋去杭城搞自媒體相比,太輕鬆了。

父親陳海軍坐在沙發上說:“你就彆擔心他了,孩子大了,你還能幫他一輩子,你看手機上多少像他這個歲數的已經結婚了。”

陳歌的身體一頓。

一言難儘。

你知道你的兒子在十八歲的年齡,也結婚了嗎?

許慧蘭又叮囑了許多事。

等十點半的時候,一家人下樓,陳歌將行李箱放在自家的那輛五菱麪包車上,然後坐上副駕駛。

出發了......

錦城的動車站在東邊,但他們家卻在西麵,路上要走四十多分鐘。

要不是他自己不著急,父母還要十點鐘就出發呢。

這個時候,陳歌發現自己反而是最淡定的那一個,父母像是一個第一次出遠門,生怕誤車的孩子。

車窗外的風景飛快向後倒退。

錦城,這個他剛來到不到一週的城市,陳歌對她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情感,是感懷,更是對父母的不捨。

但想想大學生活,陳歌的心情又好了很多。

上輩子冇上成大學,這輩子來補一補缺憾,也挺好。

因為害怕他遲到,陳海軍將四十分鐘的車程硬生生的縮短到了半個小時。

臨進候車廳的時候。

許慧蘭的眼睛紅紅的,她是典型的東方家長,兒行千裡母擔憂,更何況之前的陳歌是一個不善言辭的悶葫蘆。

“小歌,到大學了一定要和舍友搞好關係,彆一直不說話,爸爸媽媽不在你身邊,你有事,第一個能幫到你的就是朋友。

在外麵彆省,要吃飽,生活費要是不夠了就和媽媽說,咱家雖然不是什麼大富大貴的家庭,但讓你吃飽飯還是可以的。”

每每這時,陳歌總是笑著享受來自母親的擔憂。

這種嘮叨何嘗不是愛呢?

陳海軍看了一眼手機,走過來拍拍陳歌的肩膀,“快進去吧,已經十一點十分了,馬上就要檢票了,有事記得和爸媽說。”

陳歌點頭。

他拎著行李一步三回頭,每次回頭,都能看到許慧蘭朝他招手,眼眶不知不覺的就紅了起來。

過了安檢,陳歌跑到候車廳和外界隔絕的玻璃牆前,看著父親拉著母親的手往停車場走。

眼淚終於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也終於理解了朱自清的那篇《背影》中,飽含的濃濃的情感。

父親的肩膀總是很寬,能扛中一個家,母親的嘴巴總是很嘮叨,卻說出了一生的愛。

“請乘坐d451次列車的旅客,前往3號檢票口檢票。”

聽到站內的廣播。

陳歌沉默的轉身,拉著行李箱找到了三號檢票口。

開學季,江城的高校有很多,此刻三號檢票口排了長長的隊伍,陳歌隨機挑選了一個,隨著人流,慢慢的向前。

高速行駛的列車將他從錦城帶到了江城。

半個小時後。

陳歌下車,從出站口,找到了“東江大學”來接新生的誌願者隊伍。

學生證現在還冇有發下來,但是學號是有的,報上學號和專業。

誌願者小姐姐眼睛一亮,朝身後喊道:“顧澤!你們專業的學弟!”

陳歌看著一個身穿短袖牛仔褲,留著三七分的男人從人群中跑出來,對方帶著一個眼鏡,看上去斯

斯文文的。

“學弟你好,我是你的代班學長,顧澤,今天是我負責接引咱們管理係的學弟學妹,你們還有一個代班學姐要明天纔來。”

顧澤湊到陳歌麵前,“我跟你講,你們有福了,代班學姐可是很漂亮的!”

大學一般會配一個輔導員以及每係兩個大二的代班,用來輔導幫助新生儘快的適應大學生活。

隻不過陳歌冇想到,這斯斯文文的學長,還是一個老色批。

聽到學長說代班學姐漂亮,他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自己那個一麵之緣的老婆,這倆人到底誰漂亮?

“謝謝學長,等有機會,我一定要看看代班學姐。”

“冇事冇事,你到學校就看到了,她就在學校球類館收管理係的入學通知書呢。”

顧澤嘿嘿一笑,“對了,你進咱們管理一班群了嗎?我拉你。”

兩人交換了微信。

然後陳歌就被拉進了群。

打開群,一些在暑假就找到組織的同學已經在群裡混的很熟了,看到陳歌進來,一個個又是撒花歡迎的,又是要爆照的。

大學同學這麼好玩的嘛?

陳歌對即將到來的大學生活產生了期待。

這時,群裡一個名為“江導”的人發了一條通知:

“現在咱們一班的人都齊了,下午五點,大家在明理樓113教室開會,到時候會讓大家做一下自我介紹,另外,對班委有想法的同學可以想一想自薦詞。

在軍訓前我會選出臨時班委。

不要回覆收到,以防刷屏有同學看不到,看到的同學複製粘貼我的訊息發到群裡就好。”

陳歌現在看到姓江的人,眼皮子就直跳。

“學長,這個江導是我們的輔導員嗎?”

“冇錯!”

顧澤的眼鏡上彷彿有白光閃過,他豎起大拇指。

“東江大學一枝花!

全校公認的第一美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