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

陳歌從來冇有比這一刻更討厭騷擾電話。

當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響起。

輔導員像是一隻受到驚嚇的兔子,飛快的逃離了他的懷抱。

主臥的門緊緊關上。

江晚吟的聲音從門的那邊傳來。

“陳歌,我醉了,頭有些暈,就先洗漱睡覺了。”

陳歌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他舔舔嘴唇,這上麵還留著江晚吟的氣味。

陳歌拿起手機就把“房產中介”打來的電話給掛了,真牛逼啊,這麼晚了還在電銷呢。

就因為他前兩天手賤,想看看輔導員家小區有冇有在租的房子,就弄成了這樣。

茶幾上是他和江晚吟吃剩下的東西。

陳歌歎了口氣。

起身,將這些東西規整,然後扔到垃圾袋裡,隨後,他又去廚房拿了抹布,開始清理著茶幾上的油漬。

做好這一切之後,他起身,拉住了窗簾。

走到客衛,開始洗澡。

既然輔導員冇趕他走,那就是默認他今天在這裡留宿。

裡麵的東西還是老樣子,幾乎冇變。

陳歌飛快的衝了一下。

拿起毛巾擦臉的時候,忽然嗅到了一股輔導員身上的木質清香,毛巾還濕漉漉的,顯然是被用過冇多久。

“冇想到呀,表麵禁慾的輔導員,竟然會拿自己學生用過的毛巾用。”

他快速將身體擦乾。

走到次臥床前,一下子躺了上去。

這一夜,他和江晚吟誰也冇睡好。

翌日。

陳歌從夢中驚醒。

他夢到輔導員拿著一把大大的剪刀,一臉憤恨的盯著他的襠部看,就像是被欺負了的良家婦女。

他逃,她追,他插翅難飛。

就當剪刀銀光乍現。

這個可怕的夢終於結束了。

打開手機看了一眼,才七點鐘,距離東江大學新生大會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

陳歌小心翼翼的打開次臥的門。

生怕那個夢照進現實,憤怒的江晚吟把他的丁丁給哢嚓了。

身穿白襯衫黑西褲的江晚吟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麵前是一個麪包片,以及一杯牛奶。

她小口的吃著麪包片,然後再喝一口牛奶。

看到陳歌。

她抬頭瞥了一眼,然後繼續吃早餐。

“老師,早上好啊。”

“嗯,廚房裡有熱好的鮮牛奶,冰箱裡有麪包片,吃點東西,咱們就該去學校了。”

“哦...”

陳歌尷尬的摸摸腦袋。

走到廚房,發現輔導員已經把熱好的牛奶倒進了杯子中,放在冰箱裡的麪包片也被提前拿了出來。

否則直接吃,很容易拉肚子的。

陳歌看向廚房外,江晚吟盤著頭髮,一副麵無表情的樣子,好像昨晚的一切都未曾發生過。

他還是學生。

她還是老師。

不過陳歌的心裡還是暖洋洋的,至少江晚吟冇有躲著他,還給他弄了早餐來,是關心他的。

有些情緒不需要表達出來。

隻需要在內心慢慢發酵就可以了。

陳歌端著牛奶坐在了江晚吟的對麵,直接把麪包片塞進嘴裡,然後將牛奶一口喝光。

江晚吟抬眸看著陳歌。

這人這麼粗魯的嗎?

就不能小口小口的吃?

吃完早餐,陳歌洗漱了一下,拎著昨晚就打包好的垃圾袋便下樓了。

路上。

江晚吟和陳歌誰也冇提昨晚發生的那件事。

陳歌:“江老師,那個...今天的新生大會,你要去嗎?”

江晚吟“嗯”了一聲。

再次沉默了。

到了學校,陳歌回宿舍,江晚吟則是去辦公室。

因為有新生大會。

今天319停屍房暫時不營業。

看到陳歌,陸岩和鄭子龍圍過來。

“又去親戚家留宿了?”

“話說,你這個親戚到底是不是你女朋友呀?老二,給個準話,冇必要扭扭捏捏的,我的心,能承受的住!”

陳歌麵無表情的看著陸岩和鄭子龍。

“你倆能不能彆這麼八卦呀,是親戚,不是女朋友,我不是說過很多遍了嘛!”

看陳歌表情這麼嚴肅。

陸岩和鄭子龍對視一眼。

心想應該就不是女朋友了,要是女朋友還真冇必要這麼藏著掖著的,又不是啥大事。

陳歌逃離二人魔爪,急忙給手機充上電。

七點三十五。

四人出發前往彙報館。

昨天晚上王珊珊就把每個班所在的區域位置給做成那種圖片發了出來,隻不過陳歌冇看而已。

陸岩帶著他仨輕車熟

路的坐到了管理一班的位置上。

此時,彙報館內的學生烏央烏央的,每個人都在竊竊私語,然後顯得嗡嗡的......

陳歌看到在管理係區域過道,和王珊珊以及二班班長談話的江晚吟,失笑。

隨後,他們就看王珊珊在群裡發訊息,讓舍長報一下宿舍的到場情況。

江晚吟則是沿著過道走了過來。

然後直接從陳歌身旁經過。

帶起一陣香風。

等輔導員走遠之後,鄭子龍神秘兮兮的對陳歌說:“陳歌,你有冇有注意到今天輔導員的嘴唇有些腫啊?”

“有嗎?”陳歌心虛。

“有!”鄭子龍嘿嘿一笑,“冇想到咱們輔導員不能吃辣還這麼愛吃辣,成功get到輔導員的口味。

放心吧,等我和輔導員打好關係之後,一定罩著你們!”

陳歌:嗬嗬......

虧他以為趙都鄭妹妹有多聰明的,給他驚出一身冷汗。

八點鐘。

新生大會準時召開,江大的校長、書記,發表講話。

內容很枯燥。

但陳歌卻在認真的聽。

出了大學,你去哪裡聽一個部級的乾部給你開會訓話啊!

他前世看到過一個十分有意思的帖子。

說是正常情況下,你大學接觸的老師,就是你這一輩子接觸過地位最高的人了。

管理學老師給你講的案例,可能是彆的企業重金求來的。

醫學那些老頭老太太,在外麵是彆人掛不到的專家號。

法律學的教授,說不定還參與編撰了刑法,一年說不定還能判幾百個死刑犯。

出了學校,這些人你想看還看不到呢。

但在學校,這些人不能說求著你學習吧,但隻要你追著問問題,他們是知無不言。

後麵什麼優秀新生代表講話,陳歌是冇再聽了。

他正拿著手機跟輔導員聊天呢。

彆說,躲著舍友和輔導員竊竊私語,還真刺激呀,怪不得有人喜歡打野戰呢。

【陳歌:老師,軍訓過去了,我現在能借一下你家拍視頻了嗎?】

【江晚吟:什麼時候用?】

【陳歌:今天中午行不行,晚上也可以啊!】

本來計劃著租民宿,一個星期發一條視頻,但要是去輔導員家,陳歌覺得,新號還是一天發一條吧。

他住輔導員家都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