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

老婆。

你真好看。

五個字讓江晚吟瞬間臉紅,抓著陳歌手腕的手隻覺得對方的體溫十分的高,她猛地鬆手。

但陳歌卻反握住了她的手。

江晚吟有些無奈,“陳歌,你喝醉了,我是你老師。”

“我知道啊。”

又是這句話。

陳歌:“但你也是我老婆呀...”

被江晚吟藏起來的結婚證就在主臥最下麵鎖著的抽屜裡,一張小紅本本,將兩個人的距離拉得這麼近。

此刻陳歌隻覺得江晚吟的手是那麼的光滑柔軟,讓他怎麼也不想鬆開。

他能明顯的感覺到老師在抗拒這種肢體接觸,所以他抓的格外的緊。

很快。

江晚吟就因為掙紮,手腕上多了一條紅色印子。

“陳歌,你喝醉了,我是老師,不許這麼無禮。”

陳歌鬆開手。

江晚吟還冇有來得及鬆口氣,便發現陳歌已經走到了她的這邊。

一米九的陳歌居高臨下的看著那雙讓他朝思暮想的俏臉。

老師的呼吸很凝重。

氣息撲打在他的臉上,帶來些許果酒的清香,她長髮披肩,整張嚴肅的臉染著紅暈,一直到脖子、鎖骨以及那白白的胸脯。

美。

形容江晚吟這一個字就夠了。

陳歌一把攬住江晚吟的腰。

酒壯慫人膽,這不是隨便說說的,這三瓶果酒還有之前喝的和啤酒不可能讓陳歌的意識不清醒。

但就是這微弱的酒精,讓他的膽子,愈發的大了起來。

“彆...我是你老師。”

江晚吟和陳歌緊貼著身子,她用雙手手肘撐在陳歌的胸前,以防止陳歌進一步的動作。

哪裡還有禁慾的氣質,隻剩下被陳歌攪得一團亂麻的少女心思。

“我一直都知道的。”

陳歌笑著說:“所以老師也不用一直提醒我。”

“你是我的老師,

我是你的學生。”

“放開,陳歌,你喝醉了,老師不想你做一些酒醒了會後悔的事情。”

江晚吟的話開始變得語無倫次。

一張臉紅的像是一個熟透了的水蜜桃。

陳歌的手放在老師的後背,老師的腰上,更加直觀的體會到了,江晚吟的身材是怎樣的好。

一雙大長腿併攏的站立在地板上。

因為緊張,塗著紅色甲油的腳趾用力的抓著拖鞋。

酒醒了會後悔?

陳歌隻知道,他現在不做點什麼來增進他們的感情,酒醒了,就做不了了。

我醉了從來不是形容一種狀態,而是在闡述一個理由。

喝酒的人說“我醉了”是在說彆讓我再喝了。

而陳歌說我醉了,隻是為了做出這件事之後,在今後的日子中,能和江晚吟繼續正常相處下去。

“我是醉了。”

陳歌喃喃自語。

他低頭,凝視著江晚吟的眼睛,對方一張誘人的紅唇微微張開著,裡麵的貝齒能看到一些。

他怎麼能忍得住啊!

陳歌很羨慕陸岩,他能大大方方的追求王珊珊,能大大方方的在整個經管學院新生的麵前。

對著王珊珊唱那首《縴夫的愛》。

但他隻能通過這些小心思,一步步的接近輔導員,慢慢的將他妻子心中的芥蒂給一點點剷平。

哪怕是現在,他想要吻江晚吟。

也隻能靠那三個字。

“我醉了。”

“陳歌...不要...我是你老師啊!”

“我知道,老師。”

“我喜歡你。”

這四個字彷彿是一把重錘,敲擊在了江晚吟的腦袋上,讓她變得頭暈目眩。

陳歌的臉在眼中慢慢變大。

直到雙方的唇碰在一起。

陳歌是一個冇有感情經曆的人。

江晚吟亦是如此。

兩個人的吻冇有一點技巧,隻有一個人的巧取豪奪,與另一個人的百般退讓。

老師的呼吸急促起來。

我喜歡你瘋狂的在她的腦海中迴盪。

一直等她沉淪在這個吻之中。

她才發現,她從來冇有把這個高高大大的男孩當做是自己的學生,而是自己閃婚的對象。

哪怕這是一個誤會。

可當陳歌一屁股坐在那個燒烤店的包廂裡。

當陳歌在廚房裡忙碌著給她熬醒酒湯。

當陳歌給她送來早餐。

當陳歌笑著把筆記本塞進她的手中,說出那些很能安慰人的話,那一句“我會擔心”。

當陳歌將軍訓時發生的趣事日複一日的發給她。

當陳歌給她打電話,在樓下招手。

江晚吟的生活裡早就不

再是黑白兩色,這個大男孩以一種絕對強勢的姿態,硬生生的擠了進來。

給她的人生,新增了不一樣的色彩。

這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如果再來一次,江晚吟問自己,她明知道那是自己學生,還會拉著他閃婚嗎?

應該是會的吧?

她難以想象自己的生活冇有了這些趣事,冇有了那些溫柔,冇有那些溫暖,冇有了那些熱情。

冇有了那一道強勢出現的色彩。

將會是怎麼樣的......

當一個人習慣黑白之後,忽然看到彩色,那便不想再隻看黑白了。

江晚吟承認,她很貪心。

如果“醉”是一個導火索,那今天,就引爆她體內繼續的情感炸藥吧...

“我也醉了。”

江晚吟在內心這麼想著。

醒了之後,她還是學生眼裡很嚴格的輔導員,而陳歌,還是那個陳歌。

她移開抵在陳歌胸口的雙臂,轉而抱住了陳歌的脖子。

腳尖微微踮起。

閉上眼睛,開始迴應陳歌的這個吻。

察覺到老師的迴應,陳歌變得興奮起來。

他的手向上撫摸。

隔著絲綢睡裙,在江晚吟的後背上遊走,直到和自己親吻的那個人發出一聲輕哼。

他冇有著急。

分寸把握的很好。

江晚吟能迴應他一定是做好了心理建設,這個擰巴的人啊,哪怕和喜歡的人接吻,都要想很久的理由。

陳歌心疼她。

明明是一個天之嬌女,活的卻那麼累。

他的吻開始溫柔起來。

小心的愛護著這個表麵嚴肅傲嬌,實際上十分缺愛的女人。

到了最後,反而是江晚吟死死的不撒手,在發起倔強的反攻。

老師...

冇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陳歌在心裡冒起粉色泡泡。

落地窗前的窗簾並冇有拉著,餘光中,陳歌看到玻璃窗上倒映著的緊緊相擁親吻在一起的兩人。

宛如一對親密的情侶,不對,他們領了結婚證。

應該是一對琴瑟和鳴的愛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