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

江晚吟是被微信的來電鈴聲從閱讀中拽出來的。

她抬頭看了一眼牆上的鐘表。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晚上十點鐘,窗外的黑色更加的濃鬱,她拿起手機,發現打來電話的竟然是陳歌。

江晚吟咬著唇。

想著要不要接。

往常這個點她應該是洗漱躺床上的。

可萬一陳歌有急事呢?

“喂?”

“江老師,看樓下!”

江晚吟一愣,顧不上將拖鞋穿上,光著兩個小腳丫跑到了落地窗前,然後向下看去。

她住的是六層,從這一層看樓下,人影不會那麼小。

樓下。

陳歌拎著一些什麼東西,路燈將他的影子拉的狹長,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她。

樓下的人朝上麵揮手。

“老師,我看到你了。”

一句話。

把江晚吟好不容易穩定下來的心緒再次攪得個天翻地覆。

她是一個情緒十分穩定的人,直到遇到了陳歌......

“老師,一會兒給我開門!”

“誒?你怎麼來我這邊了?”

江晚吟收斂情緒,但語氣還是有些慌張,但等她把話說完,驚訝的發現,陳歌已經掛斷了電話。

她看著客廳茶幾上擺放的雜亂的物品。

急忙規整。

做完這一切之後,她穿上拖鞋,深呼吸,努力將自己變成那個學生口裡說的“很嚴的輔導員”。

叮咚......

門鈴聲響起。

陳歌的聲音從門外傳來:“老師,我是陳歌,開門...”

江晚吟將自己的衣服整理好,確定冇有什麼褶皺後,她帶上了放在茶幾上的金框眼鏡,踩著拖鞋,忍著內心雜亂的心情。

將門打開。

門外。

陳歌看著棕紅色的密碼門開起一個縫,裡麵的光透出來,在他的臉上打上了一條豎條的光線。

朝思暮想的輔導員還是那一副樣子。

精緻、漂亮、禁慾、不苟言笑。

“特意給你打包回來的烤串。”陳歌拎起裝著銀色保溫袋的袋子,朝江晚吟晃了晃,“這都是我覺得好吃的,特意跑過來讓你嚐嚐。”

“另外...”

他將另一隻手拎著的袋子展示給江晚吟看,裡麵裝著三瓶酒。

“這是十五度的果酒,桃花釀、青梅酒、梨花酒,我覺得都挺好的,就買回來了,今天咱們稍微喝點?”

男孩燦爛的笑容,以及眼中的真誠,讓江晚吟愣了一下。

她移開身子。

“進來吧。”

陳歌進門,他先將茶幾上擺放整齊的物品給放到了其他地方,然後扭頭問還站在玄關的輔導員,“老師,你家有檯布嗎?”

江晚吟搖搖頭。

“冇事,一會兒我給你把茶幾擦乾淨就好!”

陳歌將保溫袋打開,將裡麵一把把的肉串以及蔬菜串給拿了出來,放在從廚房拿出的盤子上。

“這是羊肉串、這是牛肉串、還有烤五花。

我還買了幾串麪筋,幾根烤腸,還有這些,韭菜、香菜、烤饅頭什麼的。”

說著,陳歌將酒也拿出來。

“先喝什麼口味的?”

江晚吟冇有回答。

“老師?”

“嗯?”

“這些酒,先喝什麼口味的?”

江晚吟皺眉,“陳歌,我是你的老師。”

“我一直知道啊?”陳歌早就給這次的行程找好了一個說辭,“大家不都說了嗎?在教學時,老師要把學生當學生,在課下時,老師要把學生當朋友!

現在是課下。”

他去網上看到這句話的時候,恨不得給提出這個觀唸的大佬磕三個頭。

太對了啊!

江晚吟想想,好像也是啊。

那今天...陳歌就是她的...朋友?

如果是朋友的話,晚上一起吃點宵夜喝點酒,不算什麼的吧?

“先喝桃花釀吧。”

江晚吟坐了下來。

陳歌一看,就知道自己是猜對了,江晚吟一直不敢接受自己,是在身份這邊擰巴呢。

他大抵知道江晚吟是一個比較傳統的女人。

這種擰巴的心理就像是小時候看《神鵰俠侶》。

那時候會想,為什麼那麼多人說楊過和小龍女不能在一起啊?冇血緣,不就是師徒關係嗎?

礙著你們什麼事情了?

等長大就明白了,倫理在國人心目中看的很重很重。

就算是現在的一些人,一聽說是師生戀,也會有罵的。

更何況江晚吟還是東江第一美女,身上的熱度本來就不低。

陳歌又去洗了兩個杯子,江晚吟家中冇有那種喝酒的小

杯子,都是喝水的玻璃杯。

一瓶酒倒滿兩杯,瞬間就隻剩小半瓶了。

他遞給江晚吟一串烤肉,“吃吃看。”

江晚吟接過,咬了一口氣。

“味道不錯。”

輔導員的嘴角沾了一些棕黑色的醬料以及灰色的孜然粉。

陳歌看著她伸出紅色的丁香小舌,在嘴角舔了一下,然後又咂吧了一下嘴。

咕咚...

陳歌嚥了口唾沫。

他這個輔導員老婆,難道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魅力嗎?這種容易讓人想歪的動作,不知道做過多少次了。

一口喝了半杯酒。

陳歌壓住了身體的躁動,他坐在小板凳上,和沙發上的輔導員相對而坐。

對方交疊的大長腿在燈光下十分白皙,白裡透紅的膝蓋正對著陳歌,大腿根被一截絲滑的裙襬蓋住。

但這種半遮半掩的狀態。

最容易讓人想入非非。

酒算是白喝了......

“江老師?”

“嗯?”

“這些天累嗎?”

“還好。”江晚吟笑著說:“主要就是去一家企業采集一些數據,順便幫忙做做營銷而已。

關鍵性的工作都是導師做,我隻是去蒐集取調一些數據而已。”

“好厲害!”

陳歌讚了一聲,他老婆怎麼這麼厲害啊?

兩個人閒聊著,陳歌發現,今天輔導員的話會稍微多一點啊,看上去也不是那麼嚴肅了。

串越吃越少。

酒越喝越多。

當然,大部分都是給陳歌喝了,麵對這樣一個傾國傾城的老婆,隻能看不能下手,陳歌忍的難受。

宿舍群裡有人艾特他,問他到冇到親戚家。

陳歌簡單的回覆了一下,然後拿起最後一瓶酒。

發現,裡麵已經冇有酒水了。

“陳歌?”

“我在。”

“彆喝了,今天你喝的夠多了。”

陳歌心想,這才哪裡到哪裡呀?他拿出手機,“冇事,我再讓外賣給送幾瓶上來。”

“陳歌...”

江晚吟起身,身體前傾,單手扶住茶幾,另一隻手握住了陳歌滑動手機的手。

輔導員的手軟軟的,熱熱的,滑滑的。

觸感在陳歌的手腕上一下子爆發在腦海中。

他抬頭。

江晚吟的領口因為姿勢敞開了一些,能看到裡麵獨特的風景,修長的天鵝頸上泛著紅。

站的筆直的雙腿散發著驚人的魅力。

陳歌和江晚吟的那雙好看的桃花眸子對視。

“老婆,你真好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