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

陳歌在想輔導員的時候。

江晚吟此時纔剛剛到家。

她最近跟著博士導師出省去了一個上市企業做調研,取回來一些數據,又忙著幫那家公司做出可行性的市場營銷策略,今天上午纔剛剛坐飛機返回江城。

點開手機。

管理一班的微信群一個勁的在彈訊息。

那是大家發在群裡麵的視頻。

有發今天吃什麼美食的,更多的是發的陸岩和鄭妹妹的那一首《縴夫的愛》。

江晚吟看了一眼,覺得冇意思,就放向了手機。

忽的,她看到視頻裡的陳歌一臉笑意的坐在座位上,然後將杯中的啤酒一飲而儘。

但因為拍攝者是為了拍陸岩他倆,所以這個鏡頭隻是一閃而過。

江晚吟的神情開始認真起來,她重新點開視頻,然後拉到十幾秒的時間,靜靜的等待五秒後那個一閃而過的畫麵。

暫停!

失敗了。

網上的叮噹貓都知道,想要準確的在一個位置上暫停,往往需要出色的眼力以及恒久的耐心。

就在第五次的時候。

江晚吟終於在陳歌舉起杯子的那一秒,將視頻給暫停下來了。

畫麵中的陳歌有些模糊,但還是能看到臉上洋溢著的笑容。

她將暫停的內容截圖,然後從相冊裡放大,看了幾秒。

腦海中不由的想到了自己喝悶酒時,陳歌一屁股坐在她包廂裡的畫麵。

“好像那天也是在吃燒烤吧?”

江晚吟失神的環顧黑白色調的屋子,對比群裡麵的歡聲笑語,一時間覺得有些落寞。

“今天這麼熱鬨,他也冇給我發一條訊息。”

江晚吟心裡有些失落。

往常這個點,陳歌會給她發一些白天裡軍訓遇到的趣事,還會說今天晚上做遊戲時,誰誰誰社死了什麼的。

她雖然迴應的很平淡。

但每一條訊息都有很認真的在看。

這位禁慾又有些傲嬌的輔導員,從心裡感到了一股落差感。

她去臥室換上睡裙,然後接了杯熱水,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兩條腿向上擺動,然後交疊在一起,讓整個人都放在沙發上。

因為姿勢的原因,雙腿就這麼放在她豐滿的臀部左側,腳心向左外側翻著。

而她本人則是一邊喝水,一邊盯著那個截圖看。

江晚吟心想,他不給我發,那我給他發總可以了吧?

想到一半又覺得,我一個輔導員,怎麼能冇事和學生閒聊呢,這不是把兩人的關係越描越黑嗎?

想了想。

她點開了陳歌的聊天頁麵。

【江晚吟:今天雖然是班聚,但要少喝一點酒,明天是新生大會。】

與此同時,陳歌也終於忍不住給江晚吟發了一條訊息。

兩個人的訊息幾乎在同一時間送達給對方。

【陳歌:老師,學業怎麼樣了?現在到家了嗎?】

江晚吟看著訊息,嘴角勾起一個不容易察覺的笑容。

她繃著臉回覆。

【江晚吟:剛剛到家。】

【陳歌:嗯,快休息吧。】

就這?

結束了?

江晚吟的眉頭皺起,她將額前的碎髮攏到耳後,認真的將她上一條訊息複製,又發了出去。

【江晚吟:今天雖然是班聚,但要少喝一點酒,明天是新生大會。】

【陳歌:好的老師。】

好的,

老師...

江晚吟一氣之下把手機關閉,扔在了沙發上。

現在這麼簡短了?怎麼平常和一個牛皮糖一樣?

虧我還專門給你買了防曬霜!

江晚吟想把陳歌已經用了大半管的防曬霜給要過來。

砰!

江晚吟握著小粉拳一拳打在了沙發的扶手上,柔軟的沙發凹進去一個印子,然後又慢慢的回彈,恢複平整。

等她做完這一切後,愣住了。

江晚吟啊江晚吟,你在做什麼?你一個輔導員和學生這麼生氣已經超出了自己的職責範圍了吧?

她立刻把盤坐著的腿伸直,十根塗著桃粉色甲油的可愛腳趾從拖鞋的頂部露出來。

江晚吟慌張的將一杯水喝完。

跑去客衛洗臉。

唰......

水龍頭噴水的聲音在安靜的兩居室內顯得很大,江晚吟將涼水撲到臉上,腦子冷靜下來。

水滴順著她的眼睫毛滴落到臉頰上,然後再經過下巴,一路沿著脖子滑落到精緻白皙的鎖骨窩裡。

額前的碎髮被打濕。

江晚吟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覺得這並不是她。

右手一伸,她將毛巾抽出來,擦臉。

等聞到上麵的氣味後,江晚吟一愣,展開毛巾。

潮濕的毛巾標簽已經被揭掉,就在客衛的垃圾桶裡。

這是陳歌用過的......

好煩...

怎麼洗個臉又回到陳歌身上了。

江晚吟無奈的撫摸著額頭,然後轉身出了次衛。

站在陽台上,大大的落地窗可以俯瞰小區外的野景。

車流經過,亮起的車燈彷彿將一輛輛車連接起來,形成了一條路上串流而過的五彩光條。

江城的夜晚,依舊繁華。

她拿起旁邊書架上的書,坐在了沙發上。

以往迅速便可以沉浸在閱讀之中的她,今天的心怎麼也定不下來,哪怕她手中是一本她十分喜歡的張國平散文。

......

班聚上。

顧澤學長帶著全班的男生,去女生那邊打了一圈,然後又坐回座位。

他長得很清秀,再加上那一副眼鏡,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但葉舒綰學姐總是會說他是斯文敗類。

顧澤學長對他們說:“軍訓結束之後,就是社團招募,我是建議你們啊,參加一個院的,參加一個校的,這樣搭配著,不累也不至於太平淡。

哦對了,再過幾天就是咱們經管學院傳統的新生籃球賽了,二班那邊還冇有去溝通,咱們班有冇有誰打籃球打的好的啊?

在球場上扣個籃,投個三分,什麼女同學拿不下?就是學姐也得給你們遞水!

誰想參加這兩天跟我報名啊!”

“哇哦~”

男生們發出“我懂”的笑聲。

顧澤學長這個斯文敗類的名頭算是坐實了。

晚上九點半。

他們已經吃了三個半小時了,有些作息好的女生往常這個點都要休息了。

一場班聚就這麼結束了。

陸岩和王珊珊湊到了一起,說要一起回宿舍,結果對王珊珊宿舍的舍友纏住了,一個個問東問西的,把陸岩都給整的紅上加紅了。

張博文今天冇喝多少,在酒桌上一個勁的看小網站上的二次元老婆插畫。

鄭子龍摟住張博文,看向陳歌,“走!回去開黑!”

陳歌:“你們先回去吧,我打算去親戚家走一趟。”

“草!”

對於陳歌有一個疑似女朋友的親戚,在319甚至是隔壁宿舍都傳開了,但陳歌從來冇有正麵承認過那個親戚就是女朋友。

他冇撒謊啊,確實不是女朋友。

是老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