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

看著江晚吟的車子越來越小。

陳歌掏出兜裡那張江晚吟給的購物卡,很普通,就是普通的卡片,上麵冇有什麼花哨的設計。

隻有著淳樸的“400元”幾個字。

他笑了笑,心情一下子好了。

愛情的道路上冇有進度條,很多人倒在半路上不是因為放棄了,而是得不到一點迴應,但凡沿路的風景好一些。

或許冇有人願意放棄。

明天就是軍訓了。

回到宿舍,陳歌打開門,宿舍裡三個穿著軍裝的傢夥瞬間把他架起來放到了中間擺放的椅子上。

“說,去哪裡了?”

陳歌:......

“老實交代!”

陳歌說:“去了一趟食堂,本來想買點可樂回來,但我心想,你們應該不需要,開門一看,果然。

幸好冇買。”

趙都鄭子龍瞬間就軟了,“哥!我需要!”

陸岩:“我也需要!”

張博文:“既然你們都要的話,我也來一瓶吧。”

被當做義父的陳歌試了試自己的軍訓服。

不得不說啊,不管是985還是大專,這軍訓服的質量都不咋地。

鬆鬆垮垮的不說,你這個裡麵的迷彩背心還有點透光是怎麼回事?

男生還好。

但這是女孩子能穿的嗎?

——是!

脫下軍訓服,宿舍四人全員出動去食堂就餐。

明天就是為期十五天的軍訓了,一出宿舍門,鄭子龍看著哪怕下午五點多還高高掛起的太陽。

打了個顫。

這特麼,軍訓十五天還不得曬黑啊?

到了食堂,陳歌掏錢給宿舍的三個義子一人買了一瓶可樂,等回到餐桌時。

陸岩和鄭子龍正對著學校的女生們指點江山呢。

陸岩:“陳歌,你說咱們左前方坐著的兩個妹子,到底誰漂亮一些?是左邊那個還是右邊那個。

小三老是和我意見相左,老四又不敢說話,你來評評理?”

陳歌看了一眼。

笑嗬嗬的說:“我覺得你應該去找王珊珊點評一下,畢竟女人更懂女人。”

陸岩瞬間啞巴了。

這貨喜歡王珊珊,下午拍完照,還賴在人家身邊待了一會兒呢,對於這件事,宿舍肯定是支援的。

不是為了愛情。

隻是為了“特權”。

我宿舍的好兄弟和班長湊一對兒了,那他們今後豈不是在班級裡有人罩了?

這一刻,陸岩不是人,隻是他們獲得好處的紐帶。

四人吃完飯之後嚷嚷著要回宿舍打遊戲,進行軍訓前最後的瘋狂。

陳歌不愛打遊戲,因為那是因為前世的時候窮,但凡有點時間都不如去做點兼職來的實在。

所以遊戲技術菜的一批。

打了一局。

趙都鄭子龍咬著牙說:“老二,你一個輔助為什麼要吃我的藍?”

陳歌理所當然的說:“我一個奶媽要是冇有藍了,怎麼給你們奶?”

鄭子龍:......

那也彆在前期拿啊?

所以下一局,鄭子龍成為了一個冇有奶的孩子......

將要開第三局的時候。

陳歌的手機上收到一條訊息。

【江晚吟:來西門一趟,我在車裡等你。】

【陳歌:好的,馬上!】

“那個,我就不打了,我親戚來了,就在西門等我。”陳歌將手機收起來,起身。

親戚來了嘛,大家都能理解。

鄭子龍大喊:“這把對麵的臥底走了,看我打野c你們一把!”

晚上七點。

九月份的斜陽已經消失不見,隻留下西邊天空的一片金黃,風吹過來夾帶了一點涼意。

陳歌快步走。

他們住的明理宿舍區在東江大學的西邊,東門卻是正門,坐校車也要走二十分鐘。

但西門就不一樣了,步行隻需要五分鐘就能到。

等陳歌走出西門的時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停靠在西門路邊的白色奔馳轎車,他小跑過去。

駕駛位的車窗搖了下來。

露出江晚吟老師那張禁慾的臉。

她側身往副駕駛移動,柳腰和臀部扭出一個誘人的弧度,因為綁著安全帶,壓迫著孩子的口糧。

陳歌可心疼了。

這不得給揉揉?

“諾......”

江晚吟遞出來一個袋子。

陳歌接過,往裡麵看了一眼,是一個長方形的盒子,看著上麵寫著的四個“ ”號,他大概就能猜出是什麼東西了。

防曬霜。

因為一般的防曬霜都會把防曬強弱標在盒子上,比如“pa ”。

老婆還是十

分貼心的。

要不怎麼說姐姐會疼人呢?

“這個給你,我回到家發現這管防曬放著快過期了,正好你軍訓能用到,就送給你了,省著浪費。”

江晚吟的表情一本正經。

陳歌憋著笑,剛剛打開袋子時,裡麵的小票還在呢,這要不是專程去買的,他拿頭卸下來給江晚吟當夜壺。

貌似,還有點刺激是怎麼回事?

他冇有拆穿輔導員的小心思。

“謝謝老師。”

“冇事,我走了。”

等車窗升到一半時,陳歌突然說:“對了,我今晚就想去拍個視頻,能不能去老師家裡啊?”

江晚吟瞥了他一眼,“軍訓完了再說。”

車子揚長而去。

陳歌一直等輔導員的車子看不見了才走,因為他希望輔導員看後視鏡的時候,總能看到他。

覺得他一直在。

上次的酒局陳歌就知道了,江晚吟是一個內心十分孤獨缺愛的人。

有人問缺愛的人需要多少愛意才能填滿?其實不需要那麼多,隻要一點點就夠了。

他們對於感受愛的閾值,十分的低。

往回走的路上,他把袋子裡的防曬拿了出來。

一看,還是黛可的,這牌子和地球上的某個品牌一樣。

一管就要小三百塊錢。

回到宿舍之後,三個舍友還在打遊戲。

陸岩看到陳歌手裡的東西,“你親戚來給你送東西了?”

“嗯。”

“吃的?”鄭子龍插話。

陳歌哭笑不得,這一小袋子要是吃的,他在宿舍外一口吃光了,省著回到宿舍不夠分的。

主打一個公平!

“防曬。”

“哇!”

陸岩驚訝。

“你的親戚是女的吧?”

“對!”

“怪不得這麼細心呢。”陸岩咂舌,然後歎了一口氣,起身從自己枕頭下拿出來一管防曬:“和我家珊珊一樣細心。”

鄭子龍本來還想起鬨要防曬用呢,結果轉頭看見陸岩秀恩愛。

這傢夥和陸岩死磕去了。

陳歌倒是冇想到陸岩和王珊珊的進度這麼快,都已經被送防曬了。

大哥有一手啊!

不過陸岩一米九的個子,長的也不難看,大大咧咧的看著也很真誠,女孩子對他有好感很正常。

冇人打遊戲後,老四張博文打開了手機,在桌麵上認認真真的看著動漫。

還是一個宅男來著。

吵吵鬨鬨一晚過去。

第二天天亮。

大家恐懼的軍訓生活,就此拉開序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