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

319宿舍的人是被班長王珊珊一個電話叫起來的。

昨天開班會不是說了今天會發書和軍訓服嗎?

班級裡女孩多養眼,但缺點就是有什麼體力活,全要靠九個男生分擔啊!

“陸岩!你們快收拾收拾,來明理活動中心搬書!”

“臥槽!”

要不是被王珊珊提醒,宿舍的人壓根忘了還有這一茬。

一瞬間,宿舍變得雞飛狗跳。

五分鐘後,除了陳歌,誰都是頂著一個雞窩頭出了門,年齡最小的張博文還有些迷糊,懶洋洋的半趴在陸岩的身上。

鄭子龍走到陳歌身邊,鼻子動了動。

“陳歌,你身上怎麼這麼香?”

陳歌不動聲色的說:“我親戚家的沐浴露和洗髮水,挺香的。”

“什麼牌子的?”

“冇注意。”

鄭子龍又把注意力轉移到了其他地方。

隻是他總覺得這個味道,有種莫名熟悉的感覺,具體哪裡熟悉,還真的說不上來。

四個人再加上其他男生。

跑到明理活動中心的時候,王珊珊和副班長趙曉婷正站在一堆的書裡麵數書。

看到陳歌他們。

王珊珊起身,短褲下的大長腿分外筆直,為了方便工作,她將頭髮梳成了一個高馬尾,上身的短袖鬆鬆垮垮的。

瞬間迷走了陸岩的心。

鄭子龍笑著說:“你看老大那眼神,完全在人家王珊珊的腿上啊!”

王珊珊走過來,叉著腰,眉頭一皺,“你們怎麼這麼晚呀!快來搬書,這些是女生的。

她們宿舍有人在六號樓樓下等著呢,你們搬過去,讓她們自行分配就好。”

一群男人開始乾活。

陸岩湊到王珊珊身邊,小聲的說:“班長,你今天真漂亮。”

王珊珊紅著臉瞪了陸岩一下。

“還不快搬書?不許偷懶!”

還在大一上半學期學校為了讓新生適應生活,留足一下社團活動的空間,課程安排的不多。

隻有管理學、經濟法、英語、高數等六門課程。

九個男生一人抱點,一趟就能走完。

等回來的時候,王珊珊又開始數起了軍訓服。

這一次不需要男生當搬運工了。

王珊珊拿著名單,將每個型號的衣服數量報一下,男生數出來即可,然後再搬到一處冇人的空地。

女生宿舍就會抽人來領。

這一上午忙忙碌碌的,等做完,就該累嗬嗬的吃午飯了。

下午。

班長要組織同學去拍學生證上的照片。

鄭子龍拍完之後和攝像老師擠眉弄眼的說:“老師,給我p的瘦一點白一點。”

攝像老師舉起一個ok的手勢。

實際上等真正開始修圖的時候,誰還記得你說的話。

拍完照之後,一些人要回宿舍試軍訓服。

陳歌告彆舍友,去明理樓轉悠了起來,想著看有冇有機會碰到輔導員。

等到下午五點。

一道靚麗的身影艱難的從辦公室出來。

江晚吟的手上拎著一袋大米還有一桶油。

陳歌急忙跑過去。

“老師,我幫你。”

“嗯。”

江晚吟冇有拒絕。

陳歌樂嗬嗬的一手拎著米一手拎著油,輕車熟路的往江晚吟停車的地方走。

江晚吟則是端著一副輔導員的架勢,默默的跟在他的身邊。

許是太沉默了。

江晚吟忽然問:“我聽王珊珊說,你們四點半就拍完照片了。你怎麼還在這邊逗留,是有什麼事?”

“嗯,想看看能不能碰到機會,看你一眼。”

“陳歌,我是你老師。”

“我知道的,江老師。”

江晚吟有些無奈,可這樣一個大男孩專程在門口等她,隻為看她一眼,讓她覺得有些感動。

事實上她從小到大的追求者很多。

被等是家常便飯。

可一想到早上的雞蛋和粥,江晚吟就覺得,陳歌到底在自己的心中是不一樣的。

但不一樣在哪裡?江晚吟不願意去想。

這是一個禁忌話題。

走到車前。

江晚吟按動了一下鑰匙,車尾門早早的就打開了。

陳歌把東西放進去,笑著問:“江大的老師這麼幸福的嘛?平白無故的就發米髮油?”

江晚吟淡淡的說:“九月十號是教師節。”

陳歌恍然。

他麵對江晚吟,與之對視。

“江老師,教師節快樂。”

“謝謝。”

江晚吟總覺得從陳歌嘴裡叫出來的“老師”,有那麼一點不對勁。

想了想,江晚吟從包裡掏出一張

購物卡,遞給陳歌。

“這是學校送的購物卡,是學校附近萬輝超市的,裡麵有四百塊錢,你拿去花吧。”

對於這種能欠著江晚吟亦或者讓江晚吟欠自己的機會。

陳歌從不錯過。

他接過購物卡,上麵有萬輝超市的標誌,左上角寫著“400元”。

“謝謝老師...”

“嗯,你快去吃飯吧。

明天就要軍訓了,我博士導師那邊有個項目要我去做,所以我有一陣可能不能照看你們了,有事就去找葉舒綰和顧澤。

他們能當上代班,學習和組織能力都是學校認可的,小問題都能解決。

我要回家了。”

“好的...”陳歌拖了一個長長的尾音,“江老師——”

忽的,陳歌猛地想起一件事情。

他做視頻需要去校外找民宿。

但他的輔導員老婆在校外是有房的啊!怎麼都是要出去,為什麼不去輔導員家裡呢?

順帶著,還能增進一下感情...

妙啊!

“老師...”

“怎麼了?”

陳歌將他的想法簡單說了一下。

“我要是做視頻的話,就需要去外麵找個能做飯的民宿。

但老師也知道,我一個學生,手裡冇那麼多錢,所以...江老師,我能不能借用一下你家呀?”

“不行,我勸你還是以學業為主,這些事情等大四了再考慮也不遲。”

“我保證!我絕對不會落下學業的!”

江晚吟皺眉。

穿著白襯衫包臀裙,腳上踩著黑色高跟鞋的她,今天多了一股公司白領的輕熟風。

心理上,江晚吟是十分牴觸陳歌去自己家的,畢竟昨晚發生的事情還曆曆在目。

兩個人又是隱婚。

陳歌對她又有種不同尋常的心思。

這麼長久的待下去,肯定會出事情的。

“可以嗎?江老師,不行的話我就每週花錢去民宿住一晚就好了,不用麻煩你的。”

陳歌故意把幾小時說成了一天。

果然,江晚吟認真道:“你來我家裡吧,需要的時候聯絡我,前提是你不會落下學業。”

“好嘞!”

看著陳歌燦爛的笑容。

江晚吟的心情也很舒暢。

我是輔導員,總不能讓學生在外麵一直住民宿吧?

出事了怎麼辦?

對!

我是在儘我作為一個輔導員的職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