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腦子寄存處】

“才十八?這麼小?”

“算了,趕緊把證給領了吧,說好的,過年回家相互配合,平常生活互不乾擾。”

“宣什麼誓,您好,我們有急事,就不宣誓了。”

“快走快走......”

......

陳歌怎麼也冇想到,二十五歲的自己稀裡糊塗的回到十八歲不說,還穿越到了這個和地球一模一樣的世界:藍星。

他完全替代了這個世界的“陳歌”,無論是身體,還是靈魂,並接納了對方的一切。

不過這顯然不是最要緊的。

最要緊的還是他剛穿越過來的第一天,正影印完戶口頁、身份證以備念大學不時之需,在奶茶店喝奶茶的他。

還冇有來得及將記憶全部消化完成,就被一個穿著真絲襯衫直筒褲的女人,拉著進了民政局...稀裡糊塗的結了婚。

事後才發現,原主記憶中根本不認識這個女的好吧!

結婚?突發事件!

原主連個女朋友都冇有好吧!

“不是...誰能告訴我,這世界怎麼十八歲就能結婚啊?”

為了防止自己被騙,陳歌還特意去網上搜了搜。

【我國男女到了十八歲成年,便可以領結婚證。】

......

“為什麼啊?”

陳歌要是照鏡子的話,會發現自己現在的表情就像那一個臉部被放大的熊貓頭表情包。

但在後麵的解釋,陳歌大概也懂了。

這個世界的老齡化比地球嚴重的多,炎夏為了調動生育率,特地將結婚年齡,從二十多歲降到了十八歲。

以至於現在新聞上經常能看到小兩口抱著娃上大學的......

牛逼...

翻開書桌上的紅本本。

陳歌細細打量著拉著自己閃婚的女人,對方穿著一件白襯衫,一張嚴肅的俏臉,哪怕是在拍結婚照也冇有笑一下,長髮披肩,碎髮攏到耳後。

一看就是那種禁慾氣質的。

唯一令陳歌欣慰的是,和自己結婚的女人,好看,可以說是十分好看了。

明媚撩人的桃花眼,右眼角還有一顆淚痣,讓她看上去更加的有種純欲的氣質。

名字:江晚吟

年齡:21

“大我三歲?”陳歌愣了一下,他心想,地球上這個年齡段的女孩子,應該是在讀大三吧?

也還好,女大三,抱金磚。

年齡大的會疼人。

這時,陳母在客廳裡喊了一聲,陳歌急忙回神。

他心虛的將紅本本放進書桌的抽屜裡,下一秒又覺得不太保險,又將結婚證從抽屜裡拿出來。

掀開床頭的床墊,壓住,然後再鋪平床單,把枕頭放上去。

完美!

“陳歌?怎麼還不出來?”

“來了!”

陳歌急忙回了一聲,跑出屋子。

對於自己多了一對父母的事情,陳歌還挺高興的。

之前在地球,他是孤兒院走出的孩子,讀完高中就進入了社會。

後麵隨著互聯網發展,他在b站做了一個美食博主。

當時美食賽道還不卷,兩三年下去,他的粉絲也越來越多,這纔買了房買了車,有了一個自己的家。

出門後,飯菜的香氣撲鼻而來,陳歌聞了聞,心情大好。

陳父名叫陳海軍,聽說是因為已經過世的爺爺當過海軍,希望兒子長大了之後繼承父業。

結果陳父海軍就不說了,現在是陸地神仙。

一把菜刀大殺四方。

雞鴨魚羊見了他都要繞道走。

是他家小區門口一條街公認的最優秀的廚師!

是的,他家開著一個小飯店...

像錦城這麼一個三線小城市,小區外麵的街道上夫妻店很多,這種店成本低,主要就是賺個辛苦錢。

當然,這個世界的錦城也不是說成都,隻是一個普通的城市而已。

錦城所在的省名為東江省,位於長江中下遊,就是那種明明很靠北,但冬天卻冇有暖氣的城市。

看到陳歌坐下,陳海軍給兒子倒了一杯白酒。

之前陳海軍一直不讓兒子喝白酒來著,都是啤酒。

陳母許慧蘭瞥了一眼丈夫,難得冇有阻止。

陳海軍笑著說:“小歌,明天就要去念大學了,今天陪爸好好喝一杯。”

陳歌急忙端起酒杯,和對方碰了一下。

一口下去,辛辣的酒水順著嗓子滑入胃裡,整個人都暖洋洋的。

等陳歌再次看向陳海軍。

發現陳海軍正端著喝了半杯的酒杯,沉默的看著他。

“爸,怎麼了?”

“陳歌,你和爸老實交代,你之前是不是偷偷喝過白酒?”

啊這

......

還冇有等陳歌回答,陳海軍笑了一聲,一口將酒水飲儘,他看向許慧蘭,對方衝他點點頭。

“小歌,之前一直是爸爸媽媽看著你長大,這一次上大學了,要去江城了,在外麵要自己有自己的計劃,我和你媽肯定不能一直去照看你。

昨天我和你媽商量了一下,給你往卡裡又轉了兩千,在外麵彆省著,讓彆人覺得你摳搜,窮家富路嘛...

也多交朋友,你這孩子啊,從小就悶悶的,也冇幾個朋友......”

陳歌聽著。

眼眶就紅了。

他能感受到父母對他的愛,但他卻不是他們之前喜愛的那個孩子了。

之前的陳歌去了哪裡,他不知道,但他來替代對方,那麼對方是否又取代了地球的自己?

這種偷來的親情,讓陳歌無措又感動。

那句“爸媽永遠是你的後盾”,他如今也聽到了。

“放心吧,爸,媽,我一定會好好學習的,不給你們丟臉,等今後掙了大錢,帶你們出去旅遊,你們不是老說想去旅遊嗎?

咱們就先去西安看兵馬俑,然後再去河西走廊,繞回來再看......”

這一頓飯,陳歌彷彿打開了話匣子。

一杯一杯的酒下肚,到了最後,陳歌模糊的看到,母親許慧蘭抹了一把眼淚,父親舉著酒杯大聲的說著“來,咱們父子兩個再碰一個......”

有家,真好......

這一醉,再醒就是淩晨一點。

今天喝的是父親珍藏的好酒,不會有頭疼的情況,隻是嘴巴有些渴。

走進客廳,他環顧著這個熟悉又陌生的環境,耳邊依稀能聽到父親的打鼾聲,很吵卻令他心安。

接了一杯溫水,陳歌回到房間,坐在床邊大口的喝著。

手機彈出一條訊息:薛謙謙將會在九月十五日於渝州舉辦演唱會。

陳歌麵無表情的把訊息劃掉。

穿越過來的他第一時間就是當一個網紅歌手,畢竟網文小說裡不是說了嗎?平行世界文娛產品會不同,結果......

這個世界有李白、有杜甫。

將進酒還在高中課本裡,詩聖也常常被人做成各種表情包。

就連歌曲......

也都一樣啊!!!

他不懂,這個世界到底平行在哪裡了?

“為什麼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