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眾人朝後看去,見到後麵那道清麗身影時,臉上的笑意立刻淡了。

江夫人這才注意到後麵孤零零的江清瑤,眼神厭惡:“都不是我尚書府的女兒了,還厚著臉皮過來。”

“母親,您彆這麼說,王妃畢竟養在您膝下十五年,心裡肯定還把您當親生母親,想著給您儘孝,如何能不來。”林挽星拉了拉她的袖子,十分善解人意說著。

“哼,我看她是捨不得尚書府的榮華富貴。”旁邊的俊秀少年輕蔑的掃了眼江清瑤這個昔日的大姐姐。

“大姐姐,你莫要在如此善良給這個惡毒的女人說話了,她的那對父母虐待了你十五年不說,她竟然不心懷愧疚,還屢次害你。”

江清昱那雙往日看向江清瑤,總是充滿依賴的琥珀色眼瞳裡此時卻都是厭惡。

他在剛剛知道這個女人不是自己親姐姐時,還怕她難過,特意跑過去安慰她不要憂心。

不管怎麼樣,自己都是她的弟弟。

可等大姐姐回來後,這個往日一直溫柔善良的女子卻突然變得惡毒,瘋狂。

開始就一直針對大姐姐,多次害大姐姐,最後甚至趁著人不備,把大姐姐推倒了湖裡,想直接害死大姐姐。

江清瑤在看到這個少年的眼神時,這具身體的心狠狠一抽,她臉色白了一瞬,捂住了胸口。

心裡有一種酸澀,痛苦的情緒不斷蔓延,這是原主留下來的感受,看來這個少年對她很重要。

“王妃,您身體又不舒服了嗎?。”身旁的紅袖焦急的看著她,眼眶一酸,知道小姐是被尚書府一家傷到了心。

尚書府其他人怨恨小姐也就罷了,可三公子可是從小由小姐教養長大的啊。

他十歲那年染上了天花,性命堪憂,老爺夫人都放棄了,要把他送到莊子裡自生自滅,是小姐跪在雪地裡整整一個晚上才把他留在了府內。

後麵更是小姐冒著被感染的風險,親自不眠不休的貼身照顧他,這才讓三公子撿回了一條命。

“無事。”江清瑤感受到那股澀然已經消散了,麵色平靜:“既然夫人並不歡迎我來,我也不強求。”

“王爺以後有事直接和挽星姑娘一起回尚書府就行,就不要再帶著我過來了。”說罷,她轉身就想往馬車上走。

“站住。”

江夫人麵色難看,若是她走了,讓彆人知道她的挽星單獨和王爺回來,這讓彆人怎麼看她的挽星。

“我好歹養了你十五年,你就這種態度,你學的那些禮儀學到哪裡去了,我不過是說了你幾句,你倒好,還擺起王妃的架子了。”

江尚書也麵露不悅,語氣命令:“還不趕緊進府,各府客人都還等著呢,現在全都等你一個人,能不能懂點事。”

江清瑤嘴角冷冷勾起,腳步不停:“紅袖,扶我上馬車。”

紅袖也不想小姐在這尚書府被人欺負,雖然害怕回去受到王爺的怒火,但還是咬了咬牙,扶著她上馬車。

趕車馬伕是天青假扮的,見他們尊貴的公主被這群人如此對待,早氣的恨不得上前一腳一個。

見江清瑤上來,更是迫不及待揮鞭要揚長而去。

這下江夫人和江尚書的麵色徹底沉了下來。

林挽星見馬車已經要走急了,她眼眶通紅,泫然欲泣的看向蕭乘南:“王爺,您快讓王妃回來,母親不是那個意思。”

她住在宸王府對外宣稱是去陪江清瑤,外麵眾人都誇讚她心地善良,對這個搶了她十五年人生的假千金都如此好。

今天若是隻有她和王爺單獨回府給母親祝壽,那不是明擺著告訴外人她和王爺關係不清不楚嗎?江清瑤這個正兒八經的王妃卻冇來。

她的名聲還要不要了。

蕭乘南眉頭一皺,大步走到了馬車前,拉住了窗牖:“江清瑤,你鬨什麼!本王命令你趕緊下來。”

心裡惱火的緊,隻覺得這女人果然是死性不改,在府內裝的不在意,現在就迫不及待想讓挽兒難堪。

眸色越發冷沉,

原本剛纔見她一個人而有些心軟,準備一會給她些體麵的想法也煙消雲散。

江清瑤側倚靠著車壁,闔眼假寐,剛要張口讓天青趕馬車,外麵卻傳來一聲清朗的男聲。

“呦,各位這是乾什麼呢,本世子等的菜都要涼了,你們這尚書府也太怠慢客人了吧。”

眾人望去。

宋明臣一襲絳紫色錦袍,身姿挺拔修長,腰繫麒麟溫玉,嘴角含笑的從府內走了過來。

他一雙桃花眼掃了眼馬車,眸光微閃,看向蕭乘南:“不是說來接王爺和王妃了嗎?怎麼還不把王妃請下來。”

蕭乘南看到他,不知怎麼的就想起了江清瑤手裡那些稀奇古怪的藥,眼眸暗了暗:“宋世子怎麼來了。”

“本世子自然是想去哪就去哪裡了,陛下都未限製我的自由,宸王有什麼意見嗎?。”宋明臣冷淡的說。

他看向馬車內,嘴角微勾:“早聽聞宸王妃乃是這東離第一美人,不知可否有榮幸見一麵。”

蕭乘南臉色沉了下來,壓抑著怒氣:“宋世子,請自重,清瑤是我的王……”

“宋世子。”江清瑤卻推開了車窗,打斷他後麵的話,朝著宋明臣淡淡一笑。

女子正是雙十年華,雙眸盈盈,此時這一笑,燦如春華,姣若秋月

“江姑娘果真是端莊秀麗,當得上這第一美人。”宋明臣見她氣色紅潤,臉頰也圓潤了起來,眸中笑意更甚。

“可惜我來晚了,不然我定也要爭一下美人芳心。”

江清瑤斂眸,溫婉的笑笑,一副美好溫柔的模樣。

明明冇做什麼,可兩人間就有種彆人插不進去的氛圍。

蕭乘南臉色陰沉了下來,心中一種無名妒火燃燒,江清瑤怎麼能用如此溫柔的眼神看彆的男人。

他垂著的手微微握緊,指尖都泛白了,但他偏偏還不能發作。

一直是這個宋世子在說話,江清瑤從始至終也隻是出於禮儀打了招呼,冇有任何逾矩行為。

林挽星抿了下粉唇,邁著小碎步走了過來,朝著宋明臣欠身,柔聲細語。

“世子,您也幫忙勸勸王妃吧。她因為和母親鬨了不愉快,就要自己回去,我們這麼多人勸了半天也說不動王妃。”

小說《重生後,王妃第一件事是換夫君》閱讀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