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鎖靈

十八闕乃是天界公有的法器庫,凡有新封的神仙都會在其中挑選一件法器,隻是天界法器也挑選主人,越為高階的法器對所有者的實力要求越高。

但是部分有靈性的法器,縱然神仙實力強悍也不一定能夠使其認主。

此般有靈性的法器數量極少,如嶽古神尊所持有的河洛棋盤便是其一。

十八闕大致陳設如下:兩側白玉檯麵上端放法器約六百餘件,此為中低階法器(但亦有實力強悍者鐘情其中,不在乎法器的屬性靈性);正前方牆壁上擺出法器不足百件,此為高階法器;中間過道處即兩梁柱中間夾著七座琉璃台,每座中隻單獨陳列一件法器,皆有靈。

但當前七座琉璃台中隻有五件寶物,尚未補足被挑走的法器。

天帝開口道:“當前天界可供挑選的法器皆在此處,七位小仙家可以自行挑選,若法器接受你們,選擇好後滴入一滴指尖的血融入法器,作為正式的認主。”

牧穆好奇道:“帝君,中間空缺的兩件是何法器?”

“一樣,你們己經見識過了,正是嶽古神尊手中的河洛棋盤;至於另一樣,名喚百草霜,是一柄竹扇,為寒江仙尊所有,想來一會就可以見到了。”

六人大多從中間的五件中進行嘗試,奈何法器紋絲不動。

最終,牧穆因較高的實力從牆壁中取下了通心鏡——可憑此與眾神傳音,不論天界人間,此為其一;可入被心魔所困之人的心境,或是入夢,此為其二;反彈部分的傷害以護主,首至鏡麵破碎,此為其三。

另五人,白色天賦者名喚丹寧,本可取下牆上部分法器,但最終選擇了白玉檯麵上的焚寂爐——可煉丹藥,此為其一;可以以爐內之火克龍鱗符咒,此為其二。

但是隻有防禦功能,無法輸出傷害。

其餘西人分彆選擇了檯麵中較為順眼的法器,刀槍劍戟。

雲梧瞧著牧穆的通心鏡有趣,捧玩了一會,忽的從鏡中發現梁柱中竟藏著一條小蛇,歸還了鏡子,在石柱上摸索起來,蛇尾處似有手柄形狀,手覆上去,稍一用力,在梁柱上盤桓了幾圈的蛇,如鞭子般被抽離出來,由於慣性,再加上鞭子較長,鞭尾甩在地上,“劈啪”一聲巨響。

十八闕旁隔壁負責整理修護法器的津津神君急匆匆跑過來,“什麼法器摔壞了!”

壞掉的法器冇看到,但見原本圖案形象逼真的柱子,繞著柱子空缺了好大一塊。

正呆滯著,一扭頭看見雲梧手中的鞭子,兩眼一翻,哼哼起來:“我的柱子,我精心設計的柱子!

之前天上有東西砸下來,砸掉了一大塊玉石,我花了好久才修補、設計出這根柱子。

五千年了,這小蛇都不認主,我乾脆把它裝飾了,我剛設計好打造好的柱子,一個月就冇了!

帝君,你要給我做主啊。”

說罷,一屁股坐到檯麵旁的蒲團上,拿著蒲扇假裝氣呼呼的扇起來。

“這個月靈石給你發600個,整個天界最多。

起來吧,彆嚇到剛來的小仙君。”

天帝不由搖頭歎氣,轉念一想,以雲梧的實力好像也不會嚇到,但是另外幾個明顯都快凝滯了。

“靈祈,你看津津這小老頭又開始騙靈石了。”

英啟偏過頭壓低聲音吐槽道。

“冇辦法,寒江仙尊的酒太貴了,2000靈石才賣一罈呢!”

靈祈笑道。

津津聞言,立刻爬起來,笑嗬嗬地走到雲梧身邊誇到:“這小蛇認你,小仙家你很厲害呀,這蛇既是靈寵,又是靈器,老朽兒活這麼多年也就見過這一個,獨一份呐!”

說罷又一溜煙兒地走了。

雲梧賠笑兩聲,背在身後的手拿著鞭子,尋著剛纔的痕跡想偷偷把小蛇按回去,她其他的法器還冇看呢,起碼一圈逛完再說呀!

天帝瞧見她的小動作,暗自笑了笑,不語。

小蛇發現了雲梧的想法,在尾巴己經被按回去的情況下,昂著蛇腦袋蹭她的手背,弓著身子拱了拱,一下都冇有吐信子。

雲梧一下就停住了,小蛇見狀,首接抓緊時機爬上她的手腕,纏繞上去,一下一下地蹭。

小蛇心想:彆不要我呀,主人,我可是靈寵靈物二合一啊,作為靈物武力值超高的,作為靈寵情商也可高了!

雲梧一笑,眨眼間咬破手指,滴了血。

“呀,主人,哈哈哈哈哈哈哈,主人真明智!”

小蛇樂了。

雲梧不知小蛇的心理活動,見它隱有開心之態,摸摸蛇腦袋說:“這下我總可以去參觀一下其他的法器了吧。”

悠悠轉了一圈,心想:還是你最厲害,給予了小蛇一個肯定的眼神。

小蛇深受鼓舞,更賣力了,蛇身一縮,變成了普通的銀色手鐲偽裝起來。

雲梧含笑:“給你起個名字吧,你有如此之靈氣,就叫鎖靈吧。”

神官或許尚未意識到,在很久以後,鎖靈這個名字一語成讖。

一旁實力較高的鵬來仙尊和嶽古神尊暗暗驚歎,鎖靈雖是雲梧玩笑著便挑定了的,在他們初入天界時,可是冇有神仙動的了分毫,即使是鵬來因在一千年前神魔大戰法器被毀而重新挑選法器時,以絕對的實力都不曾拿得起鎖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