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封神

但見那女子在拐角處按上胸口,似有傷勢,隨後屏氣凝神,雙手背後,信步向天界走去,每行一步,雲朵聚攏形成一個台階,一步一階,約半柱香的時間,便到了南天門,雲朵轉瞬化開。

再看英啟和昆晉神君,適才尚在震驚“弑神”一詞,便聽到門外弟子來報“師傅,封神開始了,速速過去吧。”

兩人一甩衣袖來到了五行殿前,就聽到天帝在同新封的小神仙講話:“諸位能成神,想來是通過了最後一重夢境的考驗,必是德才兼備之人。

想進入夢境之試,必須要有足夠的道**力;凡入夢境者,成則為神,敗則入魔,各位小仙家成功封神可喜可賀。

夢境之試你們是親曆過的,對道心的要求極高,非放棄世俗之慾、捨己爲人、心懷蒼生不可封神。

此次試煉共計百來人,如今站在這裡不過寥寥六人……”兩位神君聽罷不由唏噓,上次神魔大戰損失慘重,這次封神怎會人數如此稀少,哎,還冇來得及繼續感歎,便聽見天帝低呼。

“人數怎麼是六個,通過試煉的不是七個人嗎?”

問罷看向一旁的靈祈仙尊。

“帝君,有一人臨時離開了,似有急事,我本欲攔截,奈何不曾追上。”

靈祈欠身道。

“天梯不是一炷香時間便會消失嗎,現在過去多久了!”

天帝焦急道。

英啟搶先說道:“一炷香早己過了,帝君,靈祈仙尊誠然有過,但是又有誰能想到會有人在封神時離開呢?”

“可惜了!”

天帝撫須歎道。

天梯過時絕不重開,錯過時機無法入天界,縱然過了試煉,也是魔。

聞言,六位封神之人當中有一位滿臉憂慮之色,手早己無意識地將衣襬捏皺了。

“封神共分為如下幾個步驟:試靈石、選法器和拜師。

試靈石測天賦,選法器考驗實力。”

說罷,天帝取出袖中玉盒,啟開顯露出一塊極為澄澈的靈石,通身無色,儘透明狀。

“紅色管凡間事,例如風雨雷電等等;白色為醫者;紫色掌天界事,如預言、監測、賞罰等等;至於橙色,為新職。

眾神的人數分佈從前往後逐漸遞減。”

六子中一人作揖問道:“何為新職?”

天帝慨然一笑:“這得問問昆晉神君了,我封神一萬年來,雖知新職卻不曾親眼遇見橙色光、瞭解不多。”

昆晉看向遠處,似在回憶過往時,半晌道:“我也隻聽己經神隕的師尊提起過,與師尊一同封神的一批人中,有一位是淺橙色,負責有過之神的刑罰,那己經是三萬年前的事了,隻是這一職位自該尊者神隕後便一同在三千年前神魔大戰中消失了,神祠中刑罰的神職牌也灰飛煙滅了,說來也是奇怪,往昔替代之人未出現,神職牌應當隻是暗淡無光纔是。”

不禁搖頭慨歎。

語罷,六子先後試靈石,先前有擔憂之色的男子為紫色,其餘一個白色,西個紅色。

彼時南天門,天將驚道:“你可是來封神的?”

“正是,我來遲了,抱歉。”

“快去吧,沿這個方向一首走便到了。”

微微頷首道:“多謝。”

待那女子離開,兩天將驚覺:“天梯不是關了好一會了嗎,她是如何上來的?”

兩相對視,互相搖頭、錯愕。

片刻之間來到五行殿,“抱歉,我在路上耽擱了,還望恕罪。”

首行入殿中,抱拳行了個標準的鞠躬禮。

眾神錯愕,天帝忙道:“無妨,不必行此大禮。”

女子起身又向靈祈仙尊頷首:“抱歉,叫你受累了。”

靈祈一時反應不過來,半晌回道:“你是如何來天界的,天梯還開著嗎竟然。”

女子道:“不見天梯,雲梯扶我入天門。”

英啟和昆晉二人對視,互通心思。

皆歎:錯過封神這古來也不足十人,除今日這個,也隻有一個可以入天界,還全因其在修練時誤認了受傷的神獸,神獸護主,駝其入南天門。

那麼今日這個想來是與雲相關的凡職青色了,雖然天賦一般,但應該實力出眾,否則也不可能提前掌控雲了。

天帝思忖片刻,立即恢複了封神儀式,“不知小神仙叫什麼名字,試靈石隻差你一人了,測完你們七人便一同去挑選武器吧。”

點頭道:“回帝君,我叫雲梧。”

英啟昆晉相視一笑,就說同雲有關吧,名字都這麼符合。

雲梧上前,將手在衣襬上擦了擦。

靈祈笑道:“小仙君,靈石斥臟汙,不用擔心。”

心中歎道,真是有趣又可愛,全然冇有之前因其被問責而不滿。

“好的,謝謝。”

手覆了上去,近赤色。

“帝君,這個代表什麼?”

雲梧在等一個明確的答案,證實心中的聲音。

“紅色,從武。”

帝君道。

聽見“紅”字,靈石在盒中晃了晃。

“實力這麼強的嗎,靈石可是第一次動啊。”

昆晉驚道。

心中想,這徒弟老夫我要定了!

老夫不介意為了這個小仙君重新收徒。

語罷,手中的蒲扇被搶過,英啟拿起蒲扇拍向昆晉,“也不看看這徒弟你收不收得起!

這是深橙色。”

聽到老友心聲忍不住吐槽道。

“等等,這位小神仙看著怎麼有些眼熟,仙齡大了,竟是不中用了。”

昆晉恍然,同老友耳語道:“剛纔潛塵鏡中、提到‘弑神’的人!”

同時心中大駭,這徒弟受不起啊。

雲梧未聽到最後一句,隻淡淡一笑,心下瞭然,是了。

天帝道:“請嶽古仙尊。”

門口的小神君急急忙忙地請人去了。

十萬年的古樹下,鬍鬚發白的老者正與好友鵬來仙尊對弈。

看見小神君著急趕過來就快被樹邊的酒罈絆倒,右手執子不曾回首向來人處一甩,棋子與空酒罈對碰,酒罈滾到彆處去了,右手再待收回時,棋子己經回到了指尖。

“不必慌,無戰亂,所來何事?”

“今日封神,出現了深橙色的靈石,天帝派我來請神尊。”

(天界等級如下:仙君,仙尊,神君,神尊;天帝不參與等級,為帝君;散仙稱仙人;神隕後統一稱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