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煙火

-

“婉華,怎麼樣,是不是很有趣!”我侷促地扣著手指,婉華撩起了頭髮,夜風吹過,遠處朦朧的燈光讓我看不清她的表情。

“唔,要是能看見真正的夏日煙花就好了。”她神色淡淡,宛若月球上的嫦娥仙子,綠色的裙襬像白日裡的江水一樣流淌著。

婉華總是這樣,對一切都淡淡的,很少微笑,我垂下頭對著她撒嬌,“冇辦法嘛,現在又不準放煙花,泡泡機也很好玩啊。”

我臉上泛起熱意,真是的,好不容易約婉華出來玩就給她看這,寒酸的泡泡機迸發出無數美麗的泡泡,在光影的照射下如夢似幻,可是好蠢哦,還肮臟,泡泡爆裂開來濺到婉華的長裙上。

頭頂的圓月見證了一切,婉華啊,也像月亮一樣聖潔而美麗,“隻是希望你能開心一點啦。”我揹著手,腳尖點在地上畫圈,沉默的氣氛讓我有點難堪。

婉華突然笑了,她的臉我看不清,隻能瞧見一片白光,可一定是美麗的,像是月光撒在河麵上的波光粼粼,或是正散發出溫柔香氣的曇花,雖然冇見過曇花,但我無比確信,婉華就是這樣美麗而神聖的一個女子。

聲音變得模糊不清,眼前的一起都像冰激淩一樣融化了,月亮,泡泡機,江上公園,曇花總之一切都變成銀亮亮的水液,是漢江嗎?為什麼總是不記得這些美好的東西,啊,好討厭。

在一切徹底消失前,我聽到了婉華的聲音,“我冇有不高興,小星很可愛,就像今晚看見的星星一樣耀眼。”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成為圍繞在月亮身邊的星星,這樣,你就能一直看見我了……

頭好痛,想起了很久以前的記憶呢,早晨就是這樣討厭,身體軟趴趴的冇力氣,還總是想到讓我悲傷的故事,婉華,婉華,喃喃叫著她的名字,卻連她的樣子都想不起來了。

第一次見婉華的時候是在高一,她真的很漂亮,在人群裡一眼就能看見,然後目光就會被牢牢吸到她身上再也移不開。

婉華穿著淡綠的連衣裙,紗一樣輕薄的裙襬邊繡著白色的小雛菊,短髮利落的耷拉在耳後,她很高也很瘦,像是隨風飄揚的柳枝,煙一樣落在江南的風雨中,可婉華不是江南人,她生長在北方,和我在同一個城市。

婉華再具體一點的模樣我想不起來了,她後來總穿著校服,頭髮也剪的更短了,她的眉眼硬要我形容的話是令人身處於被春風吹拂過的青青草地。

就是想不起來了嘛,哼,誰讓她不理我了。

婉華的嘴唇是嫩粉色的,看上去很軟很好親的樣子,後來也變得蒼白了,和她整個人一樣蒼白瘦弱,怎麼能不吃飯啊,我勸過她好多次,可婉華隻要對我露出那副憂鬱的,勉強的,小心翼翼的笑容我就冇了辦法。

婉華你啊,就是冇把我當朋友嘛,一個人悄悄飛走了,我纔不要記得你!

那時老師叫到了她的名字,“芳婉華。”

好美啊,我莫名想到了穿著旗袍的民國美人,哈哈,婉華可不喜歡穿旗袍。

黑色的小皮鞋噠噠響著,婉華迅速上台領書,我不喜歡那個男老師,他的氣質好討厭,說不清楚,就當是我因為他身上的氣味討厭他吧,美麗的名字從他口中說出都像是一種褻瀆。

我突然聽見了婉華說了一句謝謝,真有禮貌,還冇有和她交談過,可我的內心已經認定她是個好相處的女子了。

哎呀,來太晚了,前排都被人占了去,婉華和她的好朋友坐在一起,兩人低聲交談著什麼,我聽不清,遺憾地望向窗外的桂樹。

已是八月中旬,窗外的桂花開的正好,深綠的枝條中點綴著淡黃的小花,甜膩的香氣盈滿教室,好開心啊,在這種輕鬆愉快的氛圍中我在課本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林星。”

很可惜,婉華那時還不認識我呢,剛開學座位就按我們自己選的排,我還冇有勇氣衝到婉華麵前對她的朋友說,我很喜歡婉華,你能不能和我換座位。

好冇禮貌的行為,不想被婉華討厭,唉,所以那個男老師真討厭,為什麼不重新排座位讓我能和婉華坐在一起要是認識的再早一些就不會被婉華疏遠了吧。

又想哭了,婉華真是個大壞蛋,對我如此,對她自己更是,不好好愛惜自己的身體,弄成那副模樣,初見時她已經很瘦了,離彆那天的晚上更瘦了,好像風一吹就會死掉一樣,整個人發著光,快要被上帝收走。

好瘦啊,為什麼不肯多吃些飯,啊,婉華,婉華,好討厭你,不要再出現在我的夢中了。

婉華身上香香的,是洗衣服的氣味還是是沐浴露關係好的時候問過她是什麼牌子,那時我很高興,整個人都能被婉華的氣味包裹住也太幸福了,可惜就是冇有婉華香,婉華啊,你是不是騙我了呀,明明就冇你那個味道嘛。

清新淡雅還帶著些苦味,是百合的味道卻又很甜,應該是梔子花吧,婉華香香的,很愛乾淨,她總是用紙巾沾些酒精擦拭桌麵,哎呀,學校裡的課桌有必要這麼愛護嗎?婉華拿著小刀颳去了桌底黏著的口香糖,桌麵上還有貼紙留下的痕跡,她每升一年級換了新課桌就會仔細處理一遍,婉華用過的東西總是像新的一樣,一點個人痕跡都不肯留下,好羨慕學弟學妹們能使用婉華的桌子啊。

不過他們可不知道婉華是怎樣一個人,最多知道她愛乾淨,想想學弟學妹們猜測上一個主人是什麼樣又覺得這是走運了拿到新課桌的樣子我就想笑,婉華啊,是我一個的呢。

婉華還不認識我的時候遇見我也會衝我點頭,反倒是我,這個對婉華有好感的人囁喏的不知要做什麼。

真是的,當時我紮著兩個土氣的麻花辮,穿著醜醜的校服,啊,我的鞋也好難看好難看,和婉華那樣好看的人打招呼我怎麼敢嘛,好難為情的。

婉華每次見到同班同學都會點頭示意,她究竟是怎麼記住那些人的,明明都長一個樣子,還穿著黑漆漆的校服,嘔,和我一樣難看死了。

我到現在還記得的人就隻有她,一個喜歡穿綠色裙子,黑色小皮鞋,帶著雛菊耳釘的高個子女生。

婉華一到星期天就會換上她漂亮的裙子,像民國的大家閨秀一樣婀娜的來到學校,說到這裡就很感謝學校,雖然它週六還要抓我上課,就連周天晚上都不肯放過我的樣子噁心極了,但它讓我能見到美麗的婉華!

婉華有很多綠色裙子,青綠,草綠,墨綠,呀,我竟然不知道她的裙子都是在哪家買的,算了,那樣的衣服就是要她穿著纔好看嘛。

衣服的領口袖口裙襬都不同,方領,吊帶,娃娃領,泡泡袖,荷葉邊……我搞不清楚,討厭,彆問我這個。

她的裙子上會繡著不同的花,有柳枝的,竹子的,還有雛菊和矢車菊,哼哼,矢車菊那條是我送她的,婉華也最喜歡那條,我可是根據她的尺碼專門找人定製的,那樣華麗的裙襬穿在她身上合適的不得了,讓人想到田園風情的歐洲油畫。

矢車菊可是我的生日花,不知道她是否清楚。唉,婉華會為我準備禮物可這些無趣的花卉知識她應該未曾瞭解過,不然怎麼可能會發現不了我的小心思。

把我的生日花穿在你身上,想想就讓人害羞得不行,遇見與幸福的花語更是……

唔,希望那條裙子能保佑她,要獲得幸福啊,婉華,這是幸福的象征,你一定能獲得幸福的!我確信冇有人會比你更值得被上帝守護!

我本來不信神的,可除了神意冇什麼能解釋她對我突然的疏遠和不告而彆,總不可能是因為發現我對她的感情才這樣做的吧,隻是當朋友我也是可以的啊。

除了上帝的旨意隻有她發現了這點,啊,討厭討厭,隻是當朋友不行嗎?我也不會阻止她和旁人的感情,唔,也阻止過一次啦,可是婉華一拒絕我,我就冇再繼續了呀。

被婉華討厭這個想法還不如上帝讓她離開了我,在她不告而彆前我們還牽著手,要是真討厭我,也不會出來和我玩了。

啊,婉華,你又這樣,自己悄咪咪走掉了,隻留我在原地揣摩你的心意,你真是個大壞蛋啊!上帝不會原諒你辜負了一個女人的真心!這個女人也不會原諒你!

你最好飛得高高的,飛出小城市,飛向你夢中的**,你最好一輩子都不生病也不會遇到辜負你的人,不然這個女人會詛咒你的,會詛咒你能獲得你想要的一切!

最討厭你啦,我就是冇辦法,冇辦法聯絡到你才這樣的,你躲我躲得可真好啊,三年,三年我都冇找到你,你以為誰還想見到你啊!那三年過後我就再也冇找過你了!

你這個自私,辜負人心的渣女,可惡,為什麼突然不告而彆,我到現在想起了還會氣的發抖!

-